Darkling Ruins

2015.10.16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6
※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不良保鑣與小少爺



006.醉倒在樓梯口


同田貫正國是住在這棟公寓最久的房客,身分上來說有點像是舍監。

基本上大俱利伽羅幾乎不管他的房子,房租有按時繳的話,同田貫也曾半年以上沒有看到他的蹤影,連通電話都沒有。

後來聊過幾次後發現他們其實同大學,但不同科系。

同田貫正國早在大一的時候就搬進來了,那時房東還不是大俱利伽羅;因此前者比後者了解屋子的狀況也是合情合理,其他房客遇到事情其實首先想到的是同田貫,而非房東。

大俱利伽羅因此讓同田貫正國的房租再打折,後者也就認命地當起了舍監這樣的角色,幫房東多關照他的屋子和房客。

因此,當燭台切光忠這麼一個未成年搬進來時,同田貫正國因此打了好幾通電話給大俱利伽羅,甚至到他上班的地方去追問這孩子的事情,畢竟被社會局關心都不是他們想見到的發展。

大俱利伽羅無比簡短的解釋了一下他知道的情報,剩下的到底是不清楚還是不願多說,同田貫正國實在很難從他那張很少有表情的臉上讀出什麼。

起先他覺得應該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小少爺,因為身分敏感之類的原因搬出來住,也猜想過是否是離家出走的孩子。不過上次有個外觀看起來也很像國中生的醫生來探望他,而燭台切光忠的右眼又戴著眼罩,也懷疑過是否是有什麼疾病需要隱姓埋名之類的。

不只是他,其他房客也試圖從燭台切光忠口中探到什麼口風,但他隻字不提,只是用著那張笑起來讓人以為吃了滿嘴砂糖的笑容掩飾過去。

追問房客的事情並不是同田貫正國的個性,從大俱利伽羅那聽到沒問題的保證後,他就不再這事情上追究了。

不過,放在燭台切光忠身上的關心的確是多了點──同田貫正國注意到他現在工作回家,會先確定燭台切光忠房間的燈是否已經亮了,真的有點像是監護人……

有了這方面的自覺,同田貫正國未想太多,見到燭台切光忠就會隨口問上幾句。

看見燭台切光忠不時在後院整理,偶爾去買東西時看見他在超市的拍賣區,被一群大嬸阻擋在外,或是在廚房嘗試做便當,努力一個人生活的模樣──同田貫正國忽然覺得,這個不論是看起來還是行為舉止真的都像小少爺一樣的孩子,實在認真的讓人放不下心。

「你遇到困難就喊一聲,你真以為你搬得動一個成年男人嗎?」同田貫正國站在門口觀望好一陣子,發現燭台切光忠被一名醉漢──也是這棟公寓的房客,壓切長谷部壓在身下,嘆了很長一口氣才去將人拉了起來。

「同田貫先生,謝謝你。」燭台切光忠見到他鬆了一口氣,趁同田貫正國將壓切長谷部拽起來時趕緊爬起來。

「你應該有帶手機吧?不然大叫出聲也會有人幫你。」

「大叫太不帥氣了……」

「被壓著動彈不得會好到哪裡去嗎?」同田貫正國正要朝燭台切光忠的額頭彈指,後者一見到他手往自己的頭靠近馬上閃了開來,彷彿訓練成反射動作一樣。

「原本長谷部先生還能好好站著,和他打完招呼後他就突然倒下來了。」燭台切光忠像注意到自己反應過度,靦腆地笑了笑。

「醉成這樣,看來這傢伙今天應該是開慶功宴吧?」同田貫正國道,因為他和大俱利伽羅都不太喜歡喝酒鬧事的房客,禁酒也成了這裡不成文的暗規;但因為慶祝而小酌一番他們是無所謂,滾回房間去鬧就是了。

「他總是工作到很晚呢。」

同田貫正國挑眉,刻意看了燭台切光忠一眼。「沒錯,這傢伙是工作狂,放任不管的話鬧出胃病都很正常。話說回來,你為什麼還沒睡?」

通常壓切長谷部不過九點是不會下班的,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到公寓也是常態,依照燭台切光忠規律的作息,不應該會在這時間碰上才對。

「呃……」

「呃什麼?」

燭台切光忠偷覷同田貫正國,搔搔臉頰小聲道:「上次同田貫先生做的炒飯很好吃,我也想要試試看……」

「半夜肚子餓了?」

「才、才不是!」好像被說得很貪嘴似的,他急忙否決道。「剛好可以當作明天的便當……唔…」

同田貫正國失笑道:「成長期多吃點有什麼關係。」

「……好丟臉,請不要說出去。」掩面。

「多吃飯長點肉,不然又遇到這種狀況,又不肯討救兵,可是一點都不帥氣啊。」同田貫正國取笑道,拿燭台切光忠常說的話堵他。

「我一定會努力的!下次又遇到醉倒的長谷部先生我也要能扛著他爬樓梯。」

「喔?不錯嘛。」

「嘻嘻。」

昏迷的壓切長谷部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當作重量訓練的沙包。

等到他醒來要向同田貫正國道謝,因此發現燭台切光忠這位年輕的房客時,後者面臨的考驗才正式降臨。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44-10a58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