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1.01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8
※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大俱利伽羅廣光(25歲) x 燭台切光忠(15歲),太刀、短刀年齡逆轉。
※大俱利伽羅大太刀體型。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008.黃昏的屋頂


大俱利伽羅靠在屋頂的水泥牆上,夕陽的餘暉將整個屋頂變得一片橙黃,從他腳底延伸出去的陰影連結到了鐵門邊。

他看了看斑駁的牆面,原本青苔的痕跡已經不見了,頂樓的水溝也乾乾淨淨的。其實這棟公寓並沒有請清潔工,想必是哪個房客好心整理的吧?

如果他會抽菸的話,吐出的煙圈想必濃得讓他看不清前方。

這棟房子劃到他名下也好幾年了,靠著租賃的收入和本就節儉的性子,儲了不少積蓄下來,雖然他才剛當獸醫沒多久,狀況仍比同期的醫生好許多。

他很早就離家一個人生活,但比起新來的房客倒是差了幾年。

好不容易連絡上太鼓鐘貞宗,對方透露的消息讓他原本簡單的生活突然加入了許多新挑戰,最主要的,仍是燭台切光忠監護人的事情。


『你對那孩子還有印象嗎?在老家的時候見過幾次,你還因為他年紀太小不敢抱他呢。』越洋電話那端的笑聲還是像數年前一樣活力,但講起正經事時卻又透著一股歲月釀出的陌生。『我拜託藥研,在你主動問起那孩子監護人的事情前不要告訴你,既然你也知道了,要不要淌這渾水決定也在你。』

「你把人都送到這來了,能當作沒看見嗎?」

『哈哈哈,小光這麼體貼又可愛,要不是非得出差我才捨不得放他一個人,他哥哥們可是覬覦監護人這位子很久了。說真的,廣光,這陣子要麻煩你了,算是我拜託你,小光他雖然個性乖巧,可是真出了事都是一個人在煩惱,我聽藥研說了,差點沒打電話報警是不是?』

「不報警才奇怪。」難怪燭台切光忠堅持不給太鼓鐘貞宗打電話,恐怕就是怕電話一打,會令這個寵溺的監護人大老遠從國外飛回來吧?大俱利伽羅心想。

『唉,搞不好報警更好,我就可以藉故回國一趟,小光他雖然會打電話來問候可是都不會吵著要我回家,有時候真希望他可以盡情對我任性一下啊。』哀怨的口氣。

「廢話少說。」

『難得講上話,敘個舊連絡感情嘛。』

「我要掛電話了。」

『欸,等一下我還──』

大俱利伽羅十分乾脆地掛斷,得知必要的情報就好,反正之後電子信箱也少不了對方囉嗦的問候。


搬回來以後,問題接踵而至。

他這才真的面對房屋老舊所帶來的各種麻煩:容易跳電、後院的排水孔總是堵塞,雨下大一點就會積水,浴室有些磁磚剝落,廚房的瓦斯爐有一邊爐火不能使用……等,也虧房客們能夠忍耐這麼久。

大俱利伽羅認真想了想,既然他都搬回來了,也是該好好整頓一下。他現在搬回來住的一樓房間內有些雜物,索性將廢棄了的地下室重新整理,挪到那裏去好了。

「啊,找到了!」燭台切光忠氣喘吁吁地從門那邊探頭出來,見到大俱利伽羅便開心地往他這跑來。「快到超市特價的時間了,同田貫先生要我找你下去。」

「嗯。」

「廣光先生,大家說要開派對,明天請早點回來。」

大俱利伽羅正要揉燭台切光忠的頭髮,後者卻偏頭閃了開來,臉上還很得意的模樣只是激起大俱利伽羅更想要這麼做的衝動。

「不用加上稱謂。」

「咦,可是……」

「讓長谷部聽到會很麻煩。」仗著手長腳長,大俱利伽羅走在燭台切光忠身邊,得寸進尺的撫亂他的頭髮,見他露出惱怒的表情才稍微克制住。

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可以理解太鼓鐘貞宗抱怨燭台切光忠太過懂事的心情,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就連同田貫都說他比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穩重許多。

不過,明明燭台切光忠性格很穩重,卻在小地方──譬如一直講著要維持帥氣的形象卻頂著濕漉漉頭髮,被當小孩子一樣看待,坦白顯露出情緒的模樣就像撒嬌中的貓,惹人憐愛的模樣讓人實在放不下心來。

「唔。」

「貞宗不介意,我也不介意。」他一搬出比較的對象,原本還在猶豫的燭台切光忠頓時無語。

「嗯。」

「晚上想吃什麼?」大俱利伽羅已經習慣外食,既然要出去一趟,橫豎把晚餐也解決了。

不過燭台切光忠卻搖搖頭,一邊順著自己的頭髮一邊解釋道:

「我和同田貫先生今天晚上要煮咖哩,等等要去買蘋果。」燭台切光忠理所當然道,好像自己煮已經是常態似的。

大俱利伽羅想起檢查廚房時,其實廚具整理的很乾淨,一看就知道是有人使用,但他沒想到會是燭台切光忠下廚。

「嗯。」

「廣…廣光喜歡咖哩嗎?」燭台切光忠仍覺得直呼本名有點彆扭,說出來時有點底氣不足。

「不討厭。」

「喜歡辣一點的咖哩還是甜的呢?晚上要一起吃嗎?我們已經煮了四人份的飯,多加一個人也沒問題。」

「你的便當夠裝嗎?」

「呃。」沒想到會被大俱利伽羅反問,燭台切光忠愣了下才應道:「白飯再煮就好了……等等!廣光先生是在暗諷我吃很多嗎!」

「是廣光。」

「所以是默認了!」

大俱利伽羅安撫似的拍了拍燭台切光忠,又捏了捏他臉頰道:「多吃點才長得高。」

「我、我一定會長得比你還高的──」燭台切光忠氣呼呼說道。

大俱利伽羅少說也有185公分以上,現在兩人足足差了一顆頭。見大俱利伽羅似笑非笑、挑眉看向自己的神情,燭台切光忠又是惱到耳根紅。

「廣──光──不要再揉我的頭髮!」

「嗯。」

望著燭台切光忠紅透了的耳根,大俱利伽羅忽然覺得心情舒暢不少,積淤在心裡那一長串的問題也沒有那麼煩悶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47-ff3ff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