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1.02 [刀劍亂舞][俱燭]無法一手掌握的你
※收到如此有病的ASK,想來想去都比不上直接寫一個情境來得快。
※作者病了,大家都有病
俱燭,除了光忠以外大家都病了(?
※OOC這種事情請當他通常運轉
※哪方大德問的問題給我負起責任!(儘管我已棄療
※ASK放最後,請體會一下如此有病的問題,我回答的多麼正氣凜然



[刀劍亂舞][俱燭]無法一手掌握的你


從檢非違使那逃過一劫後,一行人找了個隱密的地方藏起來。

相較其他刀,燭台切光忠的傷勢較重,但還不到無法行走的地步;為了拔除他腰腹上的箭矢,不得不先緊急處理。

鶴丸國永和大俱利伽羅坐在他身旁,沒有麻醉的緣故,前者和他說話轉移注意力,後者則是小心翼翼地扯開黏在傷口上的布料,其他夥伴去汲水。

「話說回來,還好那一刀只是將燭台切的衣服弄破,要是直接砍中就從中剖半了。」鶴丸國永按住燭台切光忠的手臂,不讓他因為疼痛扭動。

「唔……」燭台切光忠悶哼,抬眼看見大俱利伽羅擔憂的神情,露出虛弱的微笑。「嗯,真是不幸中的啊嗯──唔?」

「沒想到光忠的胸部比我的手還要大……」

「國永,別鬧了。」

「哈哈哈,開玩笑的,箭拔出來了嗎?」鶴丸國永只不過想要轉移拔除箭矢時的劇痛,故意在燭台切光忠的胸口摸了下。

大俱利伽羅仍是瞪了鶴丸國永一眼,若不是還在為燭台切光忠止血,估計他一拳就揮過去了。

「呼……好多了,謝謝。」燭台切光忠笑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放在心上,或者說無心關注。

也因此當他緩過氣,突然來的狀況讓他瞠圓眼,不解發生了什麼事。

大俱利伽羅和鶴丸國永不知道交流了什麼,忽然將手掌貼到他的胸口──更正確說,是胸肌上。

「欸?」

「俱利伽羅你不也一樣。」鶴丸國永揶揄道。

「嘖……」

燭台切光忠忽然被瞟了一眼,不明就裡地看著兩人。

「怎麼了?還有,請把手拿開。」

鶴丸國永很乾脆地鬆開,可是大俱利伽羅卻盯了他好半晌,將另一手貼上了鶴丸國永空出來的位置。

「俱利伽羅──?」

「……沒事。」

「那請把手挪開?」感覺到胸肌被使力擠壓,但男人的胸部怎麼可能和女人一樣擠出一條深溝?燭台切光忠覺得不對勁,還是把大俱利伽羅的手拍掉。

鶴丸國永拎起燭台切光忠被劃破的護胸,咧嘴笑問:

「你這個和三日月還有小狐丸那個護肩是一樣的用處嗎?」

「啊,怎麼了嗎?」因為大俱利伽羅一直盯著他的胸口看,但又覺得特別護住胸部很彆扭,燭台切光忠只好裝作沒看到。

「主人說護肩常常老人家五十肩在用的,所以護胸應該算是……」摸著下巴想了下,「托住胸部?」

燭台切光忠皺眉,臉上全是陰影。

「請不要用那種說法。」

「人類女人聽說胸部太大很重,肩膀會痛什麼的,光忠你也會嗎?」

「為什麼要問我?」

「因為光忠胸部很大啊,你看,我和俱利伽羅都不能一手掌握!」

「還有身材比我好的人吧,而且我們是男人,不是女人。俱利伽羅,不准摸,不准揉。」

「為什麼?」

「喔喔,這個乳量照主人的說法,應該有D、不,E!」


「你們在做什麼……」汲水回來的壓切長谷部皺起雙眉。燭台切光忠已經拔刀,顯然鶴丸國永得罪他,一見到壓切長谷部馬上躲到這來。

然後大俱利伽羅的腰布纏在燭台切光忠身上,像把大浴巾綁在胸口。燭台切光忠方解下,大俱利伽羅又綁了回去,最後才折衷用披掛的方式。

壓切長谷部不懂他們在鬧哪齣,斥喝他們一頓後,鶴丸國永才像開玩笑似的解釋道:

「在說光忠的胸部大,真讓人羨慕啊~套一句三日月常說的,武器和胸部還是越大越好。」

「三日月先生才沒有說過那種話。」

「吭,原來是這種無聊的事情。」

「沒錯,長谷部!你也唸唸他們──」

「嫌大的話,買胸罩不就好了?」

「欸!?」


2015.11.02 Fin



OMAKE


後來燭台切光忠收到了一個小禮物。

黑色盒子包裝精美,體積也很小,重量輕,用金色的絲帶裝飾。

他被審神者、壓切長谷部和鶴丸國永特別囑咐他一定要回房間在開,而且大俱利伽羅也要在場。

因為這樣的特別要求反而令他懷疑起盒內的東西,但聽說內容物的款式是大俱利伽羅挑的,燭台切光忠也就壓下那份疑惑,等待夜歸的大俱利伽羅。

「等等,我想你把俱利伽羅的腰布繫上好了。」鶴丸國永在晚餐後突然一本正經地建議道,「不然對那孩子太刺激了。」

「是什麼會讓他困擾的東西嗎?」燭台切光忠皺眉道。為什麼要給他大俱利伽羅自己會感到困擾的東西,不是他挑選的嗎?

「嗯?要這麼說也可以。」

「……可以退貨嗎?」

「那可不行,俱利伽羅他可是拉下臉去找主人協助才買到的,你不用就太對不起他的心意了。」鶴丸國永正色道,拍了拍燭台切光忠的肩膀,「再四個小時他就回來了,光忠洗完澡就回房吧。」

「每當鶴丸先生這麼說肯定有鬼……」

「咦,我就這麼不值得信賴嗎?」

燭台切光忠的表情說明了一切。遭受打擊地鶴丸國永唱作俱佳地向旁邊的壓切長谷部哭訴,理所當然被無視了。

洗完澡,有點昏昏欲睡的燭台切光忠坐在被舖上。其實大俱利伽羅並沒有說他不能拆,將盒子交給他時反而希望他馬上打開的樣子,只是其他人在場,硬是要他再緩緩。

燭台切光忠拿著盒子看來看去,終究是忍不住好奇,拆了禮物盒──


大俱利伽羅回本丸時恰巧趕上紅著一張臉、提著刀一副要去算帳的燭台切光忠。

後者一見到大俱利伽羅還來不及抱怨什麼,反而被扣住腰際拖回房間。大俱利伽羅重重關上門,那力道之大讓原本要偷覷的鶴丸國永識相地摸摸鼻子,沒有把審神者給他的攝影偷擺在他們房間裡。

「俱、俱利伽羅──這是什麼!」燭台切光忠抓著一小塊的布料,黑色的,墜有蕾絲邊和金色的流蘇,設計有點像是平常他穿著的正裝。

「胸罩。」一臉正氣凜然道:「男用的,女用的不適合你,還有內褲。」黑色丁字褲,尺寸當然是合身的。

面對大俱利伽羅意外理直氣壯的口吻,顯得燭台切光忠太過大驚小怪似的,後者難得啞口無言了半晌。

短暫的無語給大俱利伽羅絕佳的機會,快手快腳地脫掉燭台切光忠的浴衣。

燭台切光忠反應過來時,大俱利伽羅已經接過胸罩準備幫他換上──正面環抱住他,雙手繞到背後,動作流暢的彷彿演練過許多次。

「內褲要我幫你換嗎?」大俱利伽羅趴伏在他胸口,眼神上挑詢問道。

──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燭台切光忠撇開頭不去看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露出那種無辜表情的大俱利伽羅。

也只有這時候大俱利伽羅會慶幸自己沒長得太高,只要稍微彎一下腰就可以整個人埋在燭台切光忠的胸口,當然,直接躺下來就更好了。

「光忠?」

「……隨你。」

燭台切光忠雙手掩面,一副棄械投降的模樣。大俱利伽羅也沒客氣,馬上拋下方才可憐兮兮的姿態,盡情享用他親自裝扮的燭台切光忠。


---

ASK:
覺得光忠的胸部是能一手掌握的嗎? 最近剛好看到美國隊長的大胸部在跑步時會抖,光忠出陣時應該也會,那這樣感覺不能一手掌握,溢出來的部分怎麼辦?

ASK:
這麼大的乳,光忠有沒有覺得胸部很沉重的困擾? 不能一手掌握的雙乳俱利有什麼秘訣可以將它(ㄋㄋ)託起嗎? 而真劍必殺完的光忠,那對乳,應該需要俱利去攙扶,那麼隊友們如何面對他們? 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們 。


ASK:
我覺得光忠可以穿黑色蕾絲的,內褲應該是黑色的丁字褲(淦




↑看看我收到什麼有病的問題,我回答的如此有誠意。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49-8946af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