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2.18 《水晶骷髏》1-2
《流夢》系列之I──水晶骷髏


1.〈流夢〉


一切,只是靜靜的開始。
在如往常一樣悶熱的上午,秋言按照慣例將『流夢』──一間毫不起眼的古董店裡的地毯拿到門外放在日光下曝曬。
半晌,另一道陰影就掩去了毯上的日陽,落下淺淺的印子。
秋言看到來人,只是點點頭表示招呼,但對方似乎沒有看見他的人一樣逕自的走入店內。
但秋言似乎已經習慣他人的忽視一樣,也不在意的隨後關上門,到裡頭呼喚自己的老闆,一個明明很年輕卻活的像是老頭子一樣的人。
「七海,有人來了。」
這是他與老闆的共識,決不以老闆僕人相稱。
而從裡頭聽到聲音而出現的人,也就是秋言口中的七海,流夢的老闆一臉睡眼惺忪的模樣出現,看見來訪的客人還是維持一貫的步調緩慢的走至他眼前。
秋言自動迴避,直覺反應這場交易似乎不是自己所能涉入的,再倒了杯茶給兩人時便退下了。
“似乎…不是人類呢。”秋言在離開的時候又看見了那人的影子,淺淺的,淺到快要看不見。
不過他也習慣了,在這看似平凡的店裡常常來了許多不平凡的人。
即使是見到鬼他也早就被嚇慣了,至今也練就一副八風不動的樣子,這或許是他這個平凡到極點的學生唯一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順帶一提,其實他已經大學了…目前正自修中。
「你有什麼事呢?」秋本七海用著老人才有的緩慢沉重語調一問,一邊托著過大的眼鏡瞧著來人。
「喔,是這樣的…」
來人用著十分細微的聲量跟老闆耳語,而老闆也只是點點頭,卻像一副快睡著的模樣。
“我想他根本沒在聽吧…”一邊打掃一邊望著七海方向的秋言看到他的樣子,就知道他根本沒有聽進去。
想要走過去提醒他一下不要這麼誇張,連客人來都還在睡覺時,來人似乎已經說完,在老闆點頭後,他馬上就離開了,連茶水都沒有喝半口。
「這麼快就走人,看來不是來買東西的嘛。」秋言邊抱怨邊把茶水拿到洗手台倒掉,芬芳的茶香撲鼻而來,恩,這是七海最喜歡的茶葉泡的,沒有喝實在是太可惜了。
「他是來定東西的。」聞到自己的愛茶被倒掉,七海難得睜開了那雙總是閉緊的雙眼,看了看金黃色的液體流入水槽中,似乎閃過心痛的神色。
不過過大的眼鏡讓秋言沒有看到這幕。
「喔,難道那樣東西店裡沒有?」
「不,那是一百年前他賣給在店裡面的東西,我怎麼可能知道放在哪裡。」
「噢。」果然是老妖怪一個,非人吶…秋言暗自低嘆。
「而且那是上一代的事情了,賣給店裡的東西要用買的才拿的回去,還真是麻煩啊。」秋本七海碎碎唸著,看來一百多年前他似乎不是這裡的主人。
那會是誰?秋言懶的去問,反正他現在的老闆是他就對了。
之前是誰跟他沒有關係,只要不要有人殺上門來就好了。
於是秋言還是低頭繼續做自己的事情,秋本七海也回到自己的搖椅上面對窗外過著老人式的優。
「你今天沒課?」秋本七海突然話家常起來。
「嗯,而且暑假也快到了,接下來大概可以來個大掃除吧。」
「噢。」
「怎麼了?」
「沒什麼。」察覺到秋言正在看自己,秋本七海托了托眼鏡裝做不在意。
「是怪我把茶給倒了?還是你在想我怎麼沒問剛剛那個人是誰?」
秋言把身體的重量轉移到掃把上,下巴抵著掃把的頂端一問。
「唉。」秋本七海嘆口氣,算是承認,「下次別用這麼好的茶葉泡茶給客人。」秋本七海起身,走到櫃子丟給秋言另一個罐子,同樣是裝著茶葉,香味卻相差極大,「至少別用我喜歡的那罐。」
「明白了。」秋言回答,「不過這好像是小四上次旅遊帶回來的那罐嘛,不好喝?」還聽他耀半天,結果卻被他丟到櫃子裡不曾拿出。
「太濃了,晚上會睡不著。」
果然是老人,秋言心想。
「對了,早上小四打電話回來,他今天可能有空。」
「太好了,剛才那個客人要拿的東西可能麻煩他來幫忙找找了。」秋本七海拿起一支古老的羽毛筆,明明墨水都已經乾了他卻還可以上面寫下流暢的字體,每次秋言看到不免感到怪異。
接過他遞來的紙條,秋言看到上面的字一愣:
「水晶骷髏?」原來他有聽進去啊,不過,這是什麼鬼玩意?
「聽說是他的收藏品,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拿來賣了。」秋本七海走到書櫃之前翻翻以前的賬本,不過上面似乎什麼都沒寫。
「我去找不就得了?哪個房間裡的。」
「或許你找的到,但是你未必能夠拿。」
「…難道上面還有什麼詭異的東西?」一想到某次他拿起了鬼怪的符咒,幾乎是整整好幾天沒辦法正常動作,做什麼事情都想是有什麼東西在操控一樣,好險最後是解除了。
但也因為那次經驗,讓他從此再也不敢碰任何非人類的東西了。
看來這個水晶骷髏上頭肯定又有什麼怪異的東東了。
「天知道,就丟給小四去弄就好了。」秋本七海漫不在乎道。
「嘖嘖,可憐的小四啊。」一回來馬上就有事情要忙,果然是天生勞碌命。
「好了,反正今天應該也不會有其他的客人了,你就做自己的事情吧。」
「喔。」
於是流夢又回到一室安靜。




2.〈合約〉


「什麼?你說那傢伙違反了規定!那傢伙是沒長眼睛還是睡昏頭了,合約內容第一條沒有三天就犯了,噢…不要跟我講我又要加工作量了!」
在秋言打開門後就聽見熟悉的碎碎念入耳,定睛一看,果然,那個就如傳言中一樣聒噪的四出現了。
放下剛買來的點心,秋言不理會他如往常的抱怨,只是走進坊內的廚房裡泡杯茶待命。
約莫幾時分鐘,四的聲音依然沒有減小,也沒有停緩,秋言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端茶出來到四面前隨即被他一手拿去解渴。
「謝謝你啊。」四轉頭道謝,回過頭去要跟那位『老人』繼續抱怨時甜點也遞到四面前。
「先吃點東西,等會坐下來說吧。」
沒三兩下,四就被迫灌下了五杯茶兩塊蛋糕一個布丁,原本的長長一大篇的廢話也被秋本七海濃縮成短短幾段。
「原來如此…」秋本七海緩緩放下茶杯,道:「合約第一條:任何會違反人類秩序的物品不得落入人類手中。小四,你要說的只是他把水晶骷髏給了一個人類男孩就對了?」
「只是?我這麼辛苦從倉庫當中把那個鬼玩意挖出來結果那傢伙居然拿去送人!現在可好了,還要找人來消除記憶還要回收水晶骷髏…天啊,那還要跟白無常打交道,砍死我還比較快點!」四還不忘做出一個上吊的模樣,表明自己很可憐。
不過另外兩人卻是絲毫沒有理會。
「他拿給那個人類做什麼啊?」秋言問,不過這樣稱呼自己的同類好像有點怪怪的。
「天知道。」四攤手搖頭,「不過不管怎樣,還是要告知白無常那傢伙來消除那個人類的記憶了,水晶骷髏實際的效用還要等無常把資料傳輸給我們。」
「任何來流夢帶走東西的人都必須遵守下列三條規定:第一,不得將違反秩序的物品交予人類;第二,從本店帶走的任何物品,其後果自行負責;第三,違反以上規定,將會對該人類消除其記憶,而原主人會受到相對的懲罰。」秋本七海把契約書拿到秋言眼前,「當時他看合約只是匆匆一瞥,是刻意或是無心就不得而知了。」
「為什麼交予人類要消除記憶?」秋言拿起契約書端看,「會怎麼樣嗎?」
「問題可大了!萬一惹出什麼事情沒辦法解決我們還要去收爛攤子,弄個不好出人命誰要負責啊?」四解釋道,一方面思索要找誰來解決這件事情。
「噢。」
那哪天他若離開了這裡也要被消除記憶嗎?…秋言心想,但沒有立即提出疑問來。
他不想忘記,但是知道愈多就愈危險…
很快的,他還是把這件事情拋之腦後。
「那個人是誰?」秋本七海懶懶一問,「既然你知道他違反規定,應該也知道那個人是誰吧?」
四愣了一下,乾笑幾聲,「我不知道。」
「嗯?」
「當初跟你簽下契約的那個人好像又把東西轉交給人了,所以我看到的時候是個女人把水晶骷髏交給另一個小夥子。」
「找個人來頂替契約,真害。」馬上理解他們的用意的秋言出口讚嘆了一聲。
「呿,那是我們的麻煩好不好,分明就是鑽規定漏洞,要轉也不會多轉幾個人再給,契約書上的血十字都浮現了,最可悲的是不去處理也不行,真是他X的有夠麻煩啊!一群找碴的傢伙。」
「小四,你去通知一下白夙跟亦吧,這件事情愈早處理愈好。」秋本七海捲起契約書,淡淡的對著其實不是僕人的四發號施令。
可憐的是,天生就是勞碌命的四幾乎沒有反抗的機會,身體就早一步替他接下前去執行。
「嗚嗚嗚~~為什麼我這麼命苦?我是天生勞碌命阿~~~嗚嗚嗚,加我薪水好不好啊七海?」
「你的老闆不是我。」秋本七海推開纏上來的四,口氣不減緩慢冷淡道,「你最好快去,如果事情鬧大了那就你自己去處理吧。」
「啥?你虐待勞工唷!!不加我薪水還要我承擔後果,你好狠的心阿,果然是世紀霹靂無敵大奸商一個,嗚嗚~~小言言你看,你老板欺負我啊!」四轉頭對那個總在這個時候標榜沉默是金的秋言哭訴。
「如果你不去的話可能會被虐待的更慘。」四奸笑,指著桌上狼籍的杯盤提醒他已經吃下所有要給七海的糕點。
跟在奸商身邊久了,難免也沾染上一點狡詐的氣息。
「嘎嘎──」乾笑。
「嘻嘻~~」
於是秋言毫不猶豫把四踹出門,再狠狠的把門關上。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5-2a7dff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