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1.03 [刀劍亂舞][俱燭]明知故問
※《無法一手掌握的你》番外
俱燭
※R15以上,R18未滿
※短短的,謝絕毆打
※感謝ASK上提供梗的兩位,一樣問題收最後
※為了劇情連貫需要做了字句和內容的調整,如果提供者介意修正的話可私噗我或ASK上告知,我會撤下來



[刀劍亂舞][俱燭]明知故問


如果說他對大俱利伽羅在情事上有什麼不滿,這句問話絕對是第一。

「光忠,可以嗎?」燭台切光忠特別討厭大俱利伽羅這麼問,因為當後者開口時,通常已經是將他壓制在床鋪上、全身都被扒光,萬事俱備只差提槍上陣的時候了。

如果順勢而為或許燭台切光忠還不會這麼羞恥,現在的情況好比箭在弦上,倘若他說不行還可能停得下來嗎──答案絕對是否定。

況且他現在還穿著……燭台切光忠咬唇不語,要怪就怪大俱利伽羅,買什麼奇怪的胸罩和丁字褲。

黑色的蕾絲胸罩被熱汗浸濕,比方才更貼近胸肌。大俱利伽羅的指尖刮過乳尖,透過薄薄的布料更勾起燭台切光忠一陣戰慄,忍不住扭動身體想要避開這個觸感。

「光忠好性感。」

「不、別再說了……」

燭台切光忠的耳根紅透發燙,完全不敢看自己此時的模樣。他只知道棉質內褲尺寸剛剛好,兩側與胸罩成對的金色流蘇搔在大腿上有種被撫摸的可怕錯覺,但重點還是後面那條帶子,深深陷入臀縫中,彷彿將他最隱密之處暴露在大俱利伽羅的目光之下,羞恥至極。

「俱利伽羅,夠了吧,可以脫下來了⋯⋯」對方炙熱的視線在只剩兩片布料的身體上恣意流連忘返。燭台切光忠不自在地扭動身體要求道:「喂、不要摸了!」

大俱利伽羅撈起燭台切光忠,讓他坐在自己腿間,兩手覆上他渾圓翹挺的臀部,如同不久前對待燭台切光忠的胸部,時重時輕地揉捏著,引來後者難耐的低吟。

「別……俱利伽羅,嗯啊……脫下來…」當大俱利伽羅勾起丁字褲的帶子時,連帶前端也跟著受到刺激。

燭台切光忠忍不住弓起腰,便這麼將自己的胸口湊進大俱利伽羅,乳首傳來的刺激讓他想要脫掉胸罩,但後者卻將他的手反扣在後。

「讓我來。」大俱利伽羅的手延著臀緣緩慢的撫摸向上,故意放慢的動作更讓燭台切光忠感受一撮撮火苗蔓延。

他攬著大俱利伽羅的頸項,像在催促似地更為貼近。

大俱利伽羅的手停在腰際又停下,指尖像在畫圓的搔過恥骨,然後探進他的大腿間,丁字褲遮掩不住已經昂起的性器,當他探進丁字褲握住柱身時,燭台切光忠再也壓抑不住低吟,隨著粗重的喘息一起送進大俱利伽羅的耳裡。

「俱利……伽…羅……」燭台切光忠的眉毛都皺成八字,因為情慾燒紅的臉蛋蹭著大俱利伽羅的頰邊,像是哀求、又像撒嬌一樣的神情。

「馬上就幫你脫。」大俱利伽羅忽然捧著燭台切光忠的後腦,有別於方才緩慢的調情,急躁地吮咬對方唇舌,另一手熟練的解開了胸罩的扣子。

他知道這是燭台切光忠對他的縱容,才容許他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戲弄,不然依燭台切光忠的高傲,若真心討厭根本不會讓他如此得寸進尺。

大俱利伽羅一個用力,再次將他撲倒到床上。

等燭台切光忠稍微緩和呼吸,瞇眼看向大俱利伽羅找出丁子油,盈滿了情慾的金色雙眼閃閃發亮,又多此一舉問道:

「光忠,可以嗎?」


---


別問了,快做(拍桌)


ASK:
謝謝沛桑的腦洞(心 http://paste.plurk.com/show/2270374/ 字太多....盡力了(艸

ASK:
胸罩被熱汗浸濕,作為保護作用的布料比平常穿的襯衫要厚,又濕又悶讓皮膚非常難受,忍不住扭動著身體想將它弄下來,大俱利伽羅似乎是對燭台切扭動除了腰以外的部位不滿,剛剛替他穿上胸罩的同一隻手,熟練的用單手解開了後面的扣子。 ------所以說這些動作到底是從哪裡學的啦?!




已經沒地方放吐槽了,sorry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50-c5d50b6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