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1.22 [刀劍亂舞][俱燭]Welcome Home My Lover
※《ようこそ!我が天使本丸へ》番外
※捏造黏土人俱利伽羅
俱燭


Welcome Home My Lover


繼大俱利伽羅認養了Mini燭以後,沒多久主人又替他們找了Mini俱利伽羅回來。

交到燭台切光忠的掌心時,Mini俱利也與他的本尊一樣,透露著一股「我沒興趣和你們混在一起」的氣息,讓燭台切光忠覺得十分可愛,忍不住在他的頭上親吻。

燭台切光忠與大俱利伽羅一樣,十分寵愛Mini俱利,唯一不同的是:燭台切光忠的外務很多,多到常常一整天不在房內,而本來就不會和其他人打交道的Mini俱利與本尊一樣,時常一個人在房間或屋簷下等待,這和幾乎沒事就會和Mini燭待在一起的大俱利伽羅截然不同。

因此每當回到房間總算能和Mini俱利一起的時候,燭台切光忠都會帶著歉意的神情和他說話,極盡一切的寵著Mini俱利。

「小俱利……又讓你等了一整天。」燭台切光忠躺在被鋪裡,側著身子和蜷縮成一圈的Mini俱利說話。雖然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但燭台切光忠一直覺得那樣小小的身影總透露著一股寂寞的感覺。

「……」

「明天我是內番呢,小俱利要陪我一起去馬當番嗎?」

「…^@$」

「小俱利喜歡馬嗎?啊,我做竹馬給你怎麼樣?」

「︿$@!」

「唔,不喜歡嗎?」Mini俱利站起來,走到他面前用手摀住他的嘴巴。那個神情就像大俱利伽羅要他別想太多,趕快睡覺的模樣。

燭台切光忠心頭一暖,輕輕撫摸著Mini伽羅的臉頰,然後在他的頭頂落下一吻。

「晚安,小俱利。」

「$%︿&」



翌日。

在房內到處找不到Mini俱利的燭台切光忠,顧不得頭髮還未梳,慌慌張張地在本丸內到處尋找。

「小光,你有看到小俱利嗎?」他在大俱利伽羅的房門口見到Mini燭,後者開心地拉著他浴衣的衣襬指著裡頭。

「&$!︿&」

「小俱利跑來找你嗎?」

「(!@_@$#~」

「那就好……」燭台切光忠鬆了一口氣,見到Mini俱利安安靜靜地坐在前陣子他為Mini燭做的小床旁邊,忽然感到有些寂寞。

可是也沒有比Mini俱利和Mini燭待在一起更好的方法了。不管怎麼說,每當他打開房門看見小俱利孤拎拎地在床邊等他,那股不捨又窩心的心情,他至今仍難以調適。

「小光,小俱利就留在你這裡了喔。」

「*%@#!!」

「咦,不好嗎?可是我今天值完馬當番已經是下午了,小光不願意陪小俱利玩嗎?」

Mini燭搖頭,可是Mini俱利卻過來捉住他的前者的手,抬眼盯著燭台切光忠。

「&#%」

「小俱利……」

「&#」感覺像是在催促他似的。儘管Mini燭拽著Mini俱利搖頭,可是Mini俱利卻拍了拍他的腳,叫他離開。

燭台切光忠覺得自己難過到快碎刀了。


-


當鶴丸國永在美味的煎蛋中吃到蛋殼的時候,十分狐疑地轉頭盯著旁邊的燭台切光忠,雖然表情仍是和平常一樣溫和,但鶴丸國永仍可以感覺出來他沒什麼精神。

「咱們帥氣的主廚今天是怎麼了?」鶴丸國永湊過去搭著燭台切光忠的肩膀問道:「今天不是馬當番嗎,怎麼沒看到你帶著小俱利一起去?」

「他現在和小光在一起,這樣也好,讓他們湊在一塊比較不會寂寞。」

「喔呀,難不成光忠是被小俱利甩了嗎?」

燭台切光忠連白他的力氣都沒有了。

鶴丸國永很少看到燭台切光忠那麼沮喪,從迎來那兩隻小傢伙起,哪天大俱利伽羅和燭台切光忠不是樂得每天飄櫻花?連要跟他們玩還得和主人一起排隊。

「小俱利他……應該說,我每天回房看到小俱利在等我,覺得很開心的同時會擔心放他一個人在房間會不會寂寞……如果和小光在一起,可能會好一點吧。」

「可是啊,光忠,你好像忘記一件事了。」鶴丸國永喝口茶,語重心長道:「本來是刀劍的我們,過的就是這樣的日子喔。」


-


大俱利伽羅甫出陣回來,Mini燭總是乖巧地待在房間等待他,讓他可以一回房間就找到自己。

如果他受傷的話,Mini燭就會待在手入室外面等他出來,倘若燭台切光忠不忍他等太久,就會帶回自己的房間一起等。

有想要回去的地方,想要見到的對象,用人類的話形容,他想,那就是所謂的「歸處」吧?或者說是「家」更適當一些。

然而,今天他回房時,Mini燭便拽著他的褲管,一副有話要說的模樣。

「怎麼了?」

「%︿#$*」

Mini燭領著他到屋內,他才注意到Mini俱利也在裡頭,靜靜地望向他們。

「光忠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盤腿坐下來,讓Mini燭坐在他腿上,而Mini俱利仍是一動也不動。

「他知道你在這嗎?」

「…*(@$︿…」

「原來如此。」畢竟是分身般的存在,三言兩語後大俱利伽羅心裡就有個底。小心地放Mini燭下來,他無視掙扎的Mini俱利,拎起來便往屋外走。

「小光,我去光忠那一趟,累了先睡。」

「#%︿!#~~」Mini燭精神飽滿的揮手,大俱利伽羅又摸了摸他臉頰才真的離去。


-


燭台切光忠盯著空蕩蕩的床鋪,嘆息了一聲後躺下,卻怎麼樣都沒有睡意。

早晨聽鶴丸國永說了那番話後他一直在想,現在他們和Mini俱利及Mini燭的情況,的確就像他們還是刀劍時沒什麼差別。

等待被使用,期望主人的青睞,那樣的希望成了他們生活的全部。

所以他不需要為Mini俱利等待這件事有太多的感傷,因為那樣的日子,是在平常不過的事情了,換句話說──其實真正寂寞的是他。

一想到Mini俱利等待的模樣,他總會不自覺地想起當他離開伊達家時,也只在廊下為他送別的大俱利伽羅。

「……真是的,這麼糾結一點都不帥氣………」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傷春悲秋了?這種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待在德川家的日子他不也等了幾百年?等到都變成燒刃了,他也只能等。

「光忠。」

「……咦,俱利伽羅,你回來了。」來者突然打開房門,月色都還來不及映出他的全貌,從空中扔來的東西讓燭台切光忠急忙地伸出手去接。「小俱利!俱利伽羅,不要用扔的,小俱利受傷怎麼辦?」

燭台切光忠心疼地護在懷裡,大俱利伽羅也跟著坐下。

「他有話跟光忠說。」

「咦?」

他將Mini俱利掬到眼前,見後者原本將頭撇到一邊,然後嘖了聲才緩緩轉過來。

「︿&@#%………」

「小俱利…你在安慰我嗎?」

「&%!$%︿」

「唔,我一定很不帥氣吧……」

「他在問你。」大俱利伽羅道,伸手去摸燭台切光忠的臉頰:「『如果我的等待會讓你難過』……」

「………俱利伽羅…」

「@#$︿*!」

「『我該怎麼辦』?」

「唔。」

他摟住燭台切光忠的後頸,湊近對方,近到彷彿要接吻。夜裡,大俱利伽羅分外明亮的金眸盯著對方訝然的模樣,輕吻他的唇角。

「所以他去找小光,好讓他看起來不那麼孤單。」大俱利伽羅輕聲說,「但你卻還是不開心。」

他們額頭貼在一起,溫熱的吐息時而交纏在一起。

燭台切光忠想起他還捧著Mini俱利,低頭見到他氣憤地瞪著大俱利伽羅,一見他們分開了唇齒便跳了下來,用短短的劍戳著本尊的腳板。

實在是太可愛了──就像東西被人搶走一樣,氣呼呼地找本尊算帳似的。燭台切光忠忍不住再次拎起Mini俱利,親吻他的臉頰。

「好可愛……對不起,讓你煩惱了。」用臉頰蹭了蹭Mini俱利,「以後可以請你繼續在房間裡等我嗎?沒有你在好寂寞啊……但是白天去找小光沒關係喔,我不會吃小光醋的。」

「這種話,應該先對我說吧。」大俱利伽羅從後抱住他,將下巴靠在肩膀上,將Mini俱利拎回他的床鋪上。

「嗯,可是小光不是每天都會迎接你回來嗎?」

「那不一樣……」手悄悄地探入燭台切光忠的浴衣內,吻著後者的耳殼,將曖昧揉成低沉的話語,送進他的耳內。「小光再怎麼可愛……都和會對我說『你回來了』的你不一樣。」

燭台切光忠躺到他懷裡,仰起頭捧住大俱利伽羅的臉頰,深深的一吻後笑道:「讓小光聽到了,他會吃醋喔。」

「喔?」

「那孩子……也是會吃醋的,如果你一整晚都待在我這的話。」他又親了親大俱利伽羅,任由後者將他的浴衣褪至腰間,「我決定了,我明天要和小俱利去約會。」

大俱利伽羅咬了他的肩頭一口,表示他不開心。

「我很少帶小俱利外出,在本丸四處逛逛也好,嗯……要不要幫他做件新衣服呢?像你一樣的運唔嗯……」

「在今晚沒結束以前,你別想明天的事。」儘管以自己作為雛形做出來的人偶,聽到情人不是要和本尊的自己去約會,還是會感到吃味。

燭台切光忠的胸膛一起一伏的,也不知道是壓抑著笑意還是按捺不住大俱利伽羅的熱情。


隔天早上,大俱利伽羅一醒來,發現Mini俱利和Mini燭手牽手縮在燭台切光忠的懷裡,當下決定下次跟主人要求相機當作獎賞。



-後-

黏土人燭台切萌到我都要碎了……那俱利醬一定也萌到讓人昇天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57-8a54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