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2.07 [刀劍亂舞][俱燭]Mini政宗騷動
※《ようこそ!我が天使本丸へ》、《Welcome Home My Lover》和《MINI觀察日記》番外
※捏造黏土人俱利伽羅
※審神者政宗(參考戰BA形象)
俱燭
※一樣ASK上的問題回覆短文,問題放最後


Mini政宗騷動


「Shit,最近那個破政府說有事情叫我們回去,這陣子我不在,你們就follow小十郎制定的rules出陣吧。」伊達政宗揉爛那張寄給他的公文,擺擺手交待完事情後就離開了。

可能是這次離開的時間比較長,看見愛刀們及那兩個小傢伙──Mini燭和Mini俱利眨著閃亮的眼睛望著他離開,原本很果斷的腳步突然遲疑了一下,臨走前偷偷囑咐片倉小十郎,在他走之後再把「東西」拿出來。

──於是燭台切光忠回到本丸,到主人的房間看有無需要整理的地方時,在茶几上發現了比Mini燭再小一些些些的Mini政宗。

那瞬間,從燭台切光忠身上噴發出的櫻花滿到溢出房間。


「俱利伽羅────你看!你看──是小小的政宗公!」燭台切光忠大步流星衝到大俱利伽羅的房間,掌心捧著Mini政宗炫耀著。

大俱利伽羅也跟不久前的燭台切光忠一樣,櫻花淹滿了整個房間。正在他腰布上玩Mini燭和Mini俱利抬頭接著櫻花的花瓣,一時間好不熱鬧。

「這是……政宗的分靈嗎?」

「不知道,我剛剛戳他都沒有反應……但是好可愛,小小的政宗公好可愛。」

「我也要看。」

「%︿&!$︿~~」

「@%&*!@」

兩隻大的和兩隻小的圍著Mini政宗看來看去,直到Mini燭好奇地摸了摸Mini政宗的腰帶,才讓他說出話來。

「Are you ready, guys?」

「「#$%!」」Mini燭和Mini俱利不約而同舉手,發出了像是「耶」的聲音。

燭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羅差點也忍不住舉手,見對方也有同樣的反應,噗哧笑了出來。

「看來Mini政宗公和小光他們不一樣,只是錄音的玩偶。」

「嗯。」大俱利伽羅替Mini們把玩具箱搬來,見他們拉著Mini政宗去玩玩具馬,戴上用細竹編的頭盔,心想下次是不是要買旋轉木馬回來。

不過Mini們繞著Mini政宗玩了一陣子,發現他都沒有反應。Mini俱利又按了按Mini政宗的腰帶,這次說了其他台詞,又讓他們喧鬧了一陣子。

反反覆覆按了幾次,注意到台詞已經重複後大俱利伽羅撈起Mini們,把他們放到小床上。

「政宗也累了,你們也睡一下吧。」

「嘻嘻。」

「……笑什麼。」

「俱利伽羅真的很溫柔呢。」怕Mini們失望,查覺到Mini政宗和他們不一樣,用這種方式讓Mini政宗退場。

大俱利伽羅小小嘖了聲撇過頭,但燭台切光忠知道只是他不好意思罷了。

因為Mini燭和Mini俱利緊緊抓著Mini政宗的左右手,大俱利伽羅嘆了口氣,把Mini政宗也擺到床上,讓他們挨著Mini政宗兩旁睡覺。

一旁的燭台切光忠噙著笑將這幕拍了下來。半小時後,壓切長谷部和短刀們大喊「不公平」、「我們也想要看小小的主人」等等熱烈的反應,讓大俱利伽羅皺眉,甩開房門低吼:

「吵死了。」小傢伙們都在睡覺呢,吵什麼。

雖然大俱利伽羅的表情很難看,威嚇也很足,但其他刀劍也不是吃素的,安靜不到幾秒便摸進房間裡面,圍著正在睡覺的Mini們小小聲的品頭論足。

「哇……真的是小主人。」

「小主人什麼時候會起床?」

「噗,Mini燭抓超緊的。」

「Mini俱利也是。」

「『本尊』和主人睡覺也會這樣嗎?」偷偷覷了大俱利伽羅一眼。

「畢竟是我們的『分靈』,可能會吧!找到機會可以取笑他們了。」

「啊,他們要醒了──」

「小主人怪怪的……難不成……」

Mini燭睜開眼,看見一夥人圍在他們頭上,好奇的歪著頭看他們要做什麼;Mini俱利心情不太好,拽著Mini政宗的手生怕他們回搶走似的,過一會又抓住Mini燭的手,警戒地盯著他們。

短刀們此起彼落笑道,Mini俱利沒理他們,和Mini燭一起打算要把Mini政宗叫醒的樣子,可是怎麼拍或是按腰帶都沒有反應,兩個小傢伙面面相覷,緊張地查看Mini政宗是不是受傷,然後──嚎啕大哭起來。

大俱利伽羅聽到兩個小傢伙彷彿在啼泣的聲音連忙趕了過去。短刀手忙腳亂地安撫Mini們,向來都是他們被哄,現在立場轉換過來讓他們覺得很新鮮,什麼討好的話都說了出來,甚至還有刀拿花出來要吸引他們的注意。

不過Mini們只是抱著Mini政宗,那個模樣實在讓人無法對他們說:「其實小主人只是玩偶喔」。他們是刀的分靈,卻反過來說小主人是物品,這種不協調的感覺讓他們覺得很怪異。

燭台切光忠切好水果回來,便是看到束手無策的短刀們和不知道說什麼話哄Mini們的大俱利伽羅。

「呃……」小傢伙發現了嗎?燭台切光忠用眼神詢問大俱利伽羅。

大俱利伽羅點點頭,把兩個小傢伙塞到他懷裡。不怕死的鶴丸國永從後面冒出來,替大俱利伽羅配音道:

「孩子的媽,孩子哭個不停,快哄哄他們。」

「胡說八道什麼呢。」

不過短刀們倒是點點頭,非常認同鶴丸國永的形容。

燭台切光忠也和他們一樣,不忍告訴Mini們小主人其實是玩偶,只好先拿切碎的水果餵他們,誘騙他們說主人太累了沒辦法一直玩。

甚至壓切長谷部都被拖來幫忙,說小主人要辦公,叫他們別鬧了──不過,被博多藤四郎揶揄說是他想要和小主人待在一起後,Mini們更不肯放手了。

「真是傷腦筋啊……」原來小小的自己這麼黏人嗎?燭台切光忠沒好氣地揉揉Mini燭,瀏海都被自己弄亂了也不想要放手。

大俱利伽羅比較乾脆,直接將Mini俱利拎起來塞到燭台切光忠的胸口裡,在Mini俱利想要爬出來時,燭台切光忠適時地說了一句:「小俱利不想要和我在一起嗎」,就讓Mini俱利乖乖地待在胸口,但眼睛還是盯著抱在一起的Mini燭和Mini政宗。

「這種時候就交給我吧!」鶴丸國永自告奮勇道,之前他可是和Mini們玩了一整天,應付他們還是很有辦法的。

見他熟練的拿出一個圓形板子──畫著伊達家家徽的底座,燭台切光忠知道那是用來展示玩偶的東西。

讓Mini燭牽著Mini政宗到底座上,接著底座發出藍色的光芒,在空中投影出龍的圖案。

Mini燭和Mini俱利看傻了眼,再回神時Mini政宗卻不見了。

在兩個小傢伙發難前,鶴丸國永早一步解釋道:「剛剛龍把小主人載到原本的主人身邊了,你們要乖乖等他回來。」

「︿$!%@-……」

「!%@-……」

雖然表情很失望,但總算安靜下來。Mini俱利趴在燭台切光忠懷裡,Mini燭則是撲向大俱利伽羅的手心,覺得很寂寞地蹭了蹭他的手。

鶴丸國永和他們道再見後,從袖擺裡撈出剛剛藏起來的Mini政宗,瞧了好半天終於找到裝電池的地方,衝去歌仙兼定那裡討了電池後,回到交誼廳──

「小傢伙們扔給他們爸媽照顧,這次換我們霸占小主人了──」

「耶!」

「鶴丸難得幹了件好事。」

「主人回來後,可不可以給我們一個啊。」

「別讓長谷部搶走了,這傢伙絕對是要拿去擺在辦公室──」

「不要讓他把小主人擺在那麼煞風景的地方!」

「哈哈哈哈……」




OMAKE


伊達政宗回來後,發現兩把愛刀頂著黑眼圈等他回來。

「What happened?」連講究帥氣的燭台切光忠都頂著一張倦容,伊達政宗難得慌張起來。

燭台切光忠乖巧地接受主人的安撫,像Mini燭當初死拽著Mini政宗不放的模樣抱住對方;一旁大俱利伽羅也將頭抵在伊達政宗的臂膀,一副十分疲憊的模樣。

「怎麼了?」又用日文問一次。伊達政宗摸摸兩人的頭,雖然愛刀撒嬌很可愛,可是太過反常反而令人擔心。

「政宗公……請你讓小政宗公『活』起來吧。」

「小光他們每天都在問小政宗什麼時候回來。」

「呃……」

「沒辦法嗎?」

「不行嗎?」

兩把愛刀用著上挑眼看著伊達政宗,哀求的神情彷彿拒絕他們是什麼滔天大罪,更何況他燭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羅都比伊達政宗還高,要看到這個表情實在太有難度了,伊達政宗遭受愛刀的攻擊,HP-999。

伊達政宗一個咬牙,撇頭道:「不能。」

──不是他不做,是做不到。

Mini燭和Mini俱利其實是參考刀劍男子變成人形的作法,將分靈寄宿在玩偶身上,有點像是式神(同樣得是要靠靈力才有辦法行動)。伊達政宗雖然也可以用靈力讓Mini政宗活動,但不像另外兩個小傢伙可以憑著分靈的意識行動,充其量像個遙控玩偶。

他們是刀的付喪神,但伊達政宗是人。

伊達政宗見兩把愛刀露出失落的表情,深刻體悟到自己根本是咎由自取,難怪當初他說想要拿出來炫耀時,小十郎滿臉不贊同的表情,八成是已經料到這種局面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喜歡Mini政宗居然勝過本尊的我,You break my heart 。」

「才不是。」

「並沒有。」

他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逗弄幾句後就不再這事情上打轉,反過來好好享受一下兩把愛刀難得可貴的撒嬌,燭台切倒還好,要大俱利伽羅老實讓自己摸頭可不太容易。

──看來得去和元親那走一趟了……伊達政宗心想,機器那種東西他最再行了,連活動要塞富嶽、迷你曉丸都能打造的出來,區區人偶應該難不倒他吧?OK,就這麼辦!

內心打著如意算盤,一邊哄著燭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羅,絲毫沒有算計好友的愧疚。


「哈啾──嘖,怎麼突然有點冷。」一個噴嚏讓他把螺絲整個弄飛。長曾我部元親搓了搓手上的雞皮疙瘩,又埋頭修理迷你的角土龍。


2015.12.07 Fin


ASK:天使本丸已經有mini燭和mini俱利了,是不是也有mini政宗呢?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59-91ef4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