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6.03.01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9
※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大俱利伽羅廣光(25歲) x 燭台切光忠(15歲),太刀、短刀年齡逆轉。
※大俱利伽羅大太刀體型。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009.狂風暴雨


大俱利伽羅聽到雷鳴,視線才從寵物的病例單移開,看向窗外的傾盆大雨。

醫院內的寵物瑟縮成一團,不少寵物被雷聲驚醒,發出嗚咽的聲音。大俱利伽羅只得從位子上起身,一一探看動物們的狀況。

大門的鈴聲湮沒在陣陣雷聲中,當大俱利伽羅已經巡視一圈出來後才看見一名藍黑色頭髮的少年濕漉漉地站在門口,見到他時揚起狼狽又抱歉的笑容。

「對不起……地墊被我用濕了。」燭台切光忠本來就白皙的膚色,被雨水淋濕後變得有些慘白。

大俱利伽羅皺眉,燭台切光忠沒由來地感覺到他正在生氣,忍不住抿了下唇反省自己是不是不該來這裡躲雨,現在離開來來得及嗎?

「穿上。」

「欸?」燭台切光忠看見大俱利伽羅把白袍脫下來蓋到他身上,他急急忙忙把白袍拉開道:「不用了,橫豎我都淋濕了,我待會直接跑回家就好了,書包可以先放在你這嗎?」

寵物醫院距離學校比較近,燭台切光忠是顧忌書包會被打濕才匆忙地跑來這想要寄放,但如果知道大俱利伽羅會生氣的話,他想他跑回家也許會好一點。

大俱利伽羅抓來毛巾,按著燭台切光忠的肩膀,不容置喙道:「濕衣服脫下來,把頭髮擦乾,等雨小一點我在叫同田貫拿衣服過來。」

「真的不用了。」

「不要囉嗦。」

「哇啊──」燭台切光忠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離地,回過神來才發現他被大俱利伽羅扛在肩上,反射動作捉住大俱利伽羅的衣服。他可以篤定大俱利伽羅真的在生氣,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生氣?

燭台切光忠不敢掙扎,但被扛著其實很不好受。

「放我下來……廣光,你的衣服都濕了。」

原本要抱怨被當作米袋扛著非常不帥氣,但是感覺到大俱利伽羅的怒火,含在嘴裏的話仍是吞了回去。

豈知,燭台切光忠的話反而令大俱利伽羅更為光火,前者看見原本很黏大俱利伽羅的白貓在他說完話往角落更縮了縮。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大俱利伽羅把他放到辦公室休息的躺椅,將白袍重新塞到他的手裡冷冷拋了一句後便把門帶上。

燭台切光忠抓著白袍,站著將雙手張開,看著拖地的白袍和比他寬上好幾吋的肩線,表情為難的喃喃自語道:

「……這個,我要怎麼穿……」學山姥切哥哥披著嗎?沒有帶子,也沒辦法當作和服穿,他該怎麼穿?

他將濕透的制服脫下來穿上白袍時,光是袖子他就捲了好幾層,釦子也釦到最上面,但仍露出一大片的鎖骨,更別提長到拖地的下襬到底要收去哪裡。

大俱利伽羅再度將門打開時,便是看見不想要弄髒他白袍的燭台切光忠,手忙腳亂地抓著衣角想要綁起來的模樣。

「別忙了,過來。」大俱利伽羅終究是嘆了一口氣,原本縈繞在他周遭那股沉悶壓抑的氛圍才稍稍散去。

燭台切光忠聽話地坐在沙發上,手裡捧著剛泡好的熱牛奶,讓大俱利伽羅幫他擦頭髮……和問話。

太鼓鐘貞宗不知道和大俱利伽羅達成了什麼協議,後者搬回公寓後,燭台切光忠感覺好像多了一名監護人,原本他都是和同田貫先生一起去買東西,之後就多了一人。

「傘呢?」

「在路上的時後遇到一個很高大的姊姊,可能是雨傘被偷了,我就把我的傘借她了。」

「你把傘借她,你怎麼辦?」大俱利伽羅皺眉,「真的需要傘對方會買新的。」

「哈哈,我沒有想這麼多耶。」燭台切光忠乾笑道。在他的認知中,雖然渾身濕透很狼狽又不帥氣,但是舉手之勞能夠幫忙的事情而選擇視而不見,更不帥氣了。

「把腳放好。」

「咦?」燭台切光忠抬眼,因為他把襪子也脫下來,所以他是盤腿坐在沙發上,以為大俱利伽羅是在嫌他坐姿不好,趕緊把腳放了下來,但大俱利伽羅還是沒有鬆開眉毛。

「……算了,你等一下。」大俱利伽羅叫他把腳縮回沙發上,不要赤腳踩在地上。

燭台切光忠不明就裡,只好抱腿縮在沙發的一隅。幸好大雨的緣故所以醫院裡沒有其他人,不然這麼不修邊幅的樣子,燭台切光忠絕對會無視大俱利伽羅的警告,冒雨也要衝回家。

沒多久,大俱利伽羅抱著一隻長毛貓回來。

燭台切光忠現在已能駕輕就熟地抱著軟軟的生物,一接過貓咪時便觀察起來。杏型的眼睛,貓背那裡是黑炭般的毛色,兩側則是白色的毛,貓掌貼在他胸前,一隻貓一個人互相盯了好陣子,燭台切光忠都覺得手有些沉了,在讓貓躺在他的肚子上。

「……挪威森林貓?」

「嗯。」大俱利伽羅稱讚似的摸了摸燭台切光忠的頭,後者扭了一下頭意思性地掙扎一下便隨他去了。

可能是抱著貓的緣故,也可能熱牛奶有驅寒的效果,和貓玩了一陣子後燭台切光忠反而覺得有點悶熱。

窗外不時傳來雷鳴嚇了他們好多次,最後燭台切光忠索性將貓用白袍包裹起來,貓頭探出領口舔了燭台切好幾口,玩累了便蹭著前者的頸邊打盹。

一旁看著的大俱利伽羅失笑,揉揉燭台切光忠的頭髮,輕柔地捏著耳殼低聲道:

「睡吧,我等等叫你。」

「唔嗯……」


三十分鐘後,同田貫正國收到大俱利伽羅傳來的簡訊。

他一見到訊息內夾帶的圖片檔噗哧笑了出來,馬上又轉傳給其他房客。

照片裡,包裹在寬大白袍裡的燭台切光忠沙發上蜷縮成一團,頭髮亂糟糟的,因為側睡的緣故擠壓到臉頰,像嘟嘴似的,眉眼看起來十分無辜。

大俱利伽羅只簡單地說了一句:「撿到濕透的貓,帶衣服過來。」

同田貫正國轉傳出去後沒多久,他的手機陸陸續續收到其他人爆笑的回應,其中只有壓切長谷部罵說這樣感冒怎麼辦,最末才說很可愛。

所有房客和房東都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不要跟燭台切光忠說。

直到某天燭台切光忠發現那張照片被壓切長谷部當作手機的待機照片時,才大暴走要求趕快刪掉。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60-a415317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