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6.03.01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10
※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大俱利伽羅廣光(25歲) x 燭台切光忠(15歲),太刀、短刀年齡逆轉。
※大俱利伽羅大太刀體型。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010.來自鄰居的投訴


壓切長谷部近來每天都帶便當上班這件事震驚了整間公司。

通常他的抽屜裡只會有營養飲料、愛慕他的異性贈送的小點心,還有偶爾上面分派下來的禮盒。壓切長谷部是個百分之百的外食派,工作一忙起來忘記吃也是常態,女性員工藉此接近也不是什麼祕密了。

當壓切長谷部第一次在午餐時間──應該說,過了午餐時間之後的下午接到一通電話後,難得離開了工作崗位拿出便當盒的那剎那,這消息在半小時內傳遍了整間公司,女性職員間因此興起一陣腥風血雨。

暴風的中心點並沒有注意到自身的行為引起了多大的震盪,據說老闆難得八卦的問起壓切長谷部的私生活。

之後幾天壓切長谷部也照樣提著便當來上班,便當的菜色從普通的便當變成花樣可愛的造型便當,大夥們的八卦之心再也掩蓋不住,無視壓切長谷部板起臉來和羅煞一樣的表情追問。

「你們最近一直分神就是為了這件無聊的事情?」壓切長谷部挑眉道。

問話的人注意到他今天的便當是用咖哩炒飯裝飾的小鴨圖案,飯盒旁邊還有削好的水果。

「這是我住所的一個小朋友做的,怎麼?你們有時間詢問我的午餐,下午會議要用的資料已經準備好了嗎?」

躲在旁邊的人視線實在太過熱烈,壓切長谷部眼神瞇細,似乎對大夥們露骨的打量開始感到不耐煩。

但是接下來的一通電話,反而將大家的好奇心提到嗓子,不約而同團結起來去和老闆聯署用公權力去挖八卦的內幕。

「我是長谷部。……嗯,在吃了,晚上不用準備我的份。………我知道了。對了,考試考得怎麼樣?……我說到做到……燭台切,要什麼獎賞?」

聽到人名的當下,公司內專屬的通訊群組像發了瘋一樣不斷刷新,彷彿狗仔隊一樣四處問起了「燭台切」是何方人物?

不能怪他們,完全是黃金單身漢代表的壓切長谷部居然有了桃色的緋聞,是誰有那本事能讓那個工作狂乖乖吃起中餐?

因為壓切長谷部幾乎都是等到他飢腸轆轆,才會放下工作去解決中餐。但通常那個時候都已經下午兩三點了,根本沒幾個人可以耐得住飢餓,陪他共進午餐。

「少囉嗦,接下來一星期的菜錢我出,你想吃什麼儘管買。」

「吃下去都一樣,你不要浪費時間做這個,書多唸一點。」

「我後天出差,不用準……飯糰嗎?不要浪費時間捏成什麼熊貓形狀,你弄給俱利伽羅就好……我要掛了。」

壓切長谷部並不是沒有看到部下和同僚八卦到眼睛都在發光,狠狠瞪了他們一眼,發現一點阻卻的效果都沒有,正打算在掛掉電話發作時,另一通電話響起──而且是內線電話,老闆打來的。

因為他被叫進去老闆的辦公室,所以並不知道剛剛那通電話被謠傳成怎生德性。


-


從加州清光送給燭台切光忠一本食譜後,大俱利伽羅、同田貫正國和壓切長谷部的便當造型便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先不說廚藝上精進,燭台切光忠是那種一決定要做就要做到完美的類型,每天思考如何忠實再現食譜上的造型並兼具營養及美味成了他最近的日課。

大俱利伽羅盯著今天的便當,他的是用番茄醬畫了Hello KiXXy的蛋包飯,同田貫正國的是皮○丘造型的咖哩炒飯,壓切長谷部的是用海苔裝飾成蜜蜂的蛋炒飯,但是燭台切光忠自己的卻是普通不過的炒飯和兩樣配菜。

診所內沒有人會跟他共享午餐,因此大俱利伽羅並不覺得造型便當有帶來什麼困擾;同田貫正國一開始會抱怨不如把便當弄更豐盛一點,後來得到三層不同的造型便當後他就放棄了,大概在燭台切光忠做完一輪食譜內的菜色前,他都不會停下來吧,大俱利伽羅心想。

「吶吶,燭台切,這些便當可以讓我拍照上傳嗎?」加州清光興致勃勃問道。

「嗯?可以啊。」燭台切光忠只回頭微笑招呼道,將削成兔子造型的蘋果扔進鹽水裡泡了一下,裝到另一個小盒子裡。

「是說燭台切,你現在連長谷部的份都一起準備了?」

「嗯,一直吃營養食品對身體不好,而且長谷部先生教我功課,希望做便當可以讓他少犯胃病。」燭台切光忠將裝不進盒子的蘋果遞給大俱利伽羅,後者極其自然地彎腰咬了一口。

加州清光支手撐著臉頰,他眼前的燭台切光忠穿著他上個月作業做的圍裙,大俱利伽羅還是老樣子沒什麼表情,偶爾給燭台切光忠遞盤子拿東西,吃試作的料理。

──如果燭台切是女孩子的話,眼前的畫面都會變成粉紅色了吧……

「清光哥哥你說什麼?」燭台切光忠好奇地側首問道,加州清光才後知後覺地反應自己將真心話說出來。

「沒、沒什麼。」

「早安,今天你們又這麼早起啊?」大和守安定打了呵欠道,睡眼惺忪地打開冰箱,盯了桌上的便當一眼。「燭台切以後會是好老婆吧,哈……」

「欸?我是男的!」

「那就好老公。」大和守安定敷衍地應聲道:「我今天早上的課不去上了,清光筆記借我。」

「我也不喜歡那堂通識課。」

「翹課是不好的行為喔。」

「燭台切你會變成很嘮叨的老媽喔。」

「我是男的。」

「光忠,我要遲到了。」大俱利伽羅嘴巴雖這麼說,但急起來的卻是燭台切光忠;後者俐落地將便當和水果裝到袋子裡,大俱利伽羅臨走前寵溺地摸了摸燭台切光忠的頭髮。

「連續劇的話,這時候妻子就會對著丈夫說『請慢走』再附加一個kiss。」加州清光揶揄笑道,讓原本要說話的燭台切光忠一陣語塞,明明是平常說習慣的話,這時說起來都覺得彆扭。

「請不要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哎呀呀,燭台切臉紅了。」

大俱利伽羅淡淡看了他們一眼,手臂被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揶揄地撞了幾下。後者們本來就是比較容易熟稔的個性,發現燭台切光忠在場時大俱利伽羅都會比較好相處,一些日子下來他也會開他玩笑,可能是年紀有一段落差,大俱利伽羅很少對他們認真發脾氣。

他本想再捉弄燭台切光忠一下,才剛捏了捏他臉頰,方才兩側捉弄燭台切光忠的人像是老鼠遇到貓,瞬間停止嬉鬧。

──壓切長谷部頂著凶神惡煞的表情從樓梯口搖搖晃晃走來,一碰到沙發就碰地一聲坐下來。

「呃,長谷部先生?」

「看樣子應該是宿醉。」

「哇……表情超可怕的。」

「這個時間長谷部先生應該準備要上班了……啊!廣光你要遲到了──」燭台切光忠驚呼道,才要推大俱利伽羅出門時手腕突然被捉住,嚇了他一跳。

「長、長谷部先生?」

燭台切光忠推著大俱利伽羅,然後前者的手被壓切長谷部拉住。

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是大和守安定咬著吐司吐槽道:「早晨的修羅場?」

「這樣老公是誰?燭台切真搶手啊。」

「請不要開這種玩笑,我是男的。」燭台切光忠覺得有些脫力,一直辯駁道。

「去拿袋子過來,不然長谷部吐了叫你們清。」大俱利伽羅道,簡單兩句話就讓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跑得飛快。

壓切長谷部有看見桌上那份屬於自己的便當,隱約還能聞到剛烤好的海苔香氣。

「我說,燭台切。」

「什麼事?」

「……你不用這麼費心,太花時間了。」燭台切光忠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麼。

「唔,是口味上搭的不好嗎?」

「沒有,很好吃。」

「謝謝。」

見到燭台切光忠鬆口氣的笑顏,壓切長谷悄悄嘆息,原本要向他說便當讓他連續一星期被老闆和同僚請去喝酒追問的事情,話才到口硬生生又吞了回去。

他對困惑的燭台切光忠搖頭示意,一陣暈眩後昏了過去。

所以他並不知道大俱利伽羅將他抬回房間裡後,燭台切光忠拿他的手機幫他請假引來更大的風波。

等到他後知後覺察覺到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和和泉守兼定拿他和大俱利伽羅的便當比較誰比較豪華,就等於燭台切光忠比較偏心誰時,早就錯過阻止這個流言繼續擴散的先機了。




---

一種冷漠丈夫與軟嫩小人妻及他的恐怖爸爸的概念。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61-7a45ae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