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2.24 《水晶骷髏》5[完]
5.〈貓妖〉


『只要有這個,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啊!』
『是啊…永遠……』

一對男女在空曠的荒野中對著水晶作成的骷髏發出如斯感嘆。
月光透射過水晶,映照出各種不同的繽紛色彩,稀稀疏疏的落在男女衣上,骷髏的眼睛似乎明亮起來,透過月的反射直直的盯著兩人瞧。
頃刻,雲遮月。
還來不及訂下山盟海誓,還來不及將咒語說出口,短短一瞬間貓妖看見了橘紅色的飛簾從眼前掠過,就如同太陽一番火紅,在奪去目光時身旁的男子已經癱軟倒下。
「是誰?」貓妖對著那抹色彩消失的地方大喊,同時也蹲下身來扶持著已經失去意識的愛人。
「乙熙。」一道女聲傳來,帶著兩把彎刀走至貓妖前,方才的那抹橘紅,是她燦爛如陽的髮絲。
以及炯炯有神的雙眼。
「有什麼事嗎?」貓妖皮笑肉不的問。
乙熙支手抵著下頜,雙刀隨意掛在腰的兩側,「你已經違反了契約書上的條約了,除了把水晶骷髏歸還本人,或是留下來受罰外你無路可選。」
溫和的語氣絲毫沒有帶著任何敵意,但持著雙刀的身影卻比天上的月亮還要冰冷。
淡淡的月光就像波浪般蕩漾在原野中,夢幻的不像人間,也將乙熙秀麗的臉龐照的如夢似幻;只不過,如月勾一番的雙刀不時閃現寒光,刺著脆弱的雙眼。
「不,我將會殺了你!」貓妖亮出爪子,在乙熙落下一抹嘆息時飛奔過去。
彎刀只消一抬,貓妖的攻勢便立即緩了下來;乙熙也未趁甚追擊,兩柄彎刀垂放在兩膝旁,溫和的再一次對執迷不悟的貓妖勸說。
「你打不贏我的。」乙熙緩緩吐了一口氣,「請你還是打消要將這男人也變成妖魔的想法吧。」
「哼。」貓妖舔舔下唇,認真的打量眼前來壞她好事的人,「若我說不呢?」看她的年紀最多不會超過二十幾,怎麼可能跟已經有百年修行的她來相比?!
「那就只好收回骷髏。」不知何時,乙熙突然出現在貓妖身後的男子身旁,拿起骷髏道,「然後將你打昏了。」一擊,結束。
「什…」失去意識的貓妖陪同男子一起昏了過去,簡單的完成任務的乙熙看了看不遠處的兩人,點點頭表示招呼後就趕緊回去覆命了。



「真是害…」如往常一樣簡單俐落的把任務解決,站在不遠處的亦懶懶道,「小夙,接下來就靠你了。」
看著身旁沒有什麼力氣想要移動的白夙,似乎全副精神都被其他事情勾去了心思,亦先是挑了挑眉,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但也只能看見一望無際的平原,沒什麼特別的。
但白夙卻看的出神,任亦叫了多少次都沒有反應。直到他使勁搖晃白夙的身子才見他有回神的徵兆。
「小夙?」
「你沒感覺?」白夙一問,亦搖搖頭表示沒有;指著天上的月亮,順著一道弧線到了水平線一端,「那裡有湖泊。」
「然後?」既然要施展法術,當然要挑對時辰地點,這裏妖氣強了點並沒有多特別的地方啊。因此,亦只是靜靜的等他解答。
比起他而言,白夙的靈視能力遠遠高過他許多,只是平日都沒有去注意罷了,套用小四的話就是:懶人,白白浪費這種天份!但實際上是埋怨他藉此躲掉許多任務吧…
「透過月亮,湖泊的力量似乎特別強大。」大到可以成了一面水鏡,透過月亮的反射照出許多景象,會這種法術的人雖少但並非沒有。
白夙雙手交叉放於胸前低下頭來思索,亦聽了聽他的話眉頭都皺了起來。
「難不成有人透過這個來監視我們?」
「不知道。」白夙聳聳肩,「不過貓妖能夠藉著月光的力量使得骷髏裡儲存的魔力轉換成另一種能量,這點不得不佩服她。」只不過,魔力並非放出反而是被骷髏吸入,這倒有些怪異…
「意思是我們如果晚來一步可能那個男子就魔化成功了?」
白夙沒有回答,看上去像是一次說話說太多累了而懶的開口,摸透他個性的亦也沒有奢望他回答,來回踱步了會最後還是決定把這件事情擱在一旁。
「先去消除他們的記憶吧,或許是骷髏的力量造成的也說不定。」
「嗯…」白夙又看了看遠處,隨即轉過身走向已經昏厥的兩人。
亦閉上眼聆聽著從白夙口中傳出輕柔的嗓音,溫柔的微笑漾在唇上,在享受月光洗禮的同時,從他口中唸出的咒語也洗清了一身的倦意。
白夙洗去了他們的相遇的記憶,並命令兩人自己回到原本該去的地方;事情告個段落後兩人就相肩而去,暈散的烏雲露出月的一角,如同邪笑的彎月戲嘲著什麼。



秋本七海靜靜的坐在搖椅上,緊鄰窗邊抬頭望月似乎在等些什麼。
秋言已經入眠,凌亂的地板已經被打掃的一乾二靜,累癱的他在睡前不忘打電話給四好好抱怨一番,最後則是以兩份覆盆子蛋糕以及斯里蘭卡的紅茶作為勞動的補償。
在他關燈的之前看見秋本七海的房門已經緊閉,燈也早已熄滅,認為他已經就寢的秋言沒有想到他依然清醒,而且比白日精神更好。
但他一向不是夜貓子,只是尚未入眠罷了。
手靠在拐杖上輕點著手上的關節,在數到第九百七十八下時,突然有人從窗口探了進來,秋本七海見狀,只是點點頭便接下她所遞來的東西。
「辛苦你了。」
「不會。」乙熙搖搖頭,體貼的把窗子關上,「我就先回去了,你也要早點休息。」
「多謝關心。」秋本七海托了托眼鏡,扯了一抹難得稱的上微笑的笑容。撫摸著骷髏的掌心在夜之下緩緩的浮現了淡藍色的光芒,與琥珀色的雙眸映照成一種柔和的色彩,片刻,骷髏上便出現了一道淡淡的血十字刻痕。
乙熙明白那是封印魔法,專司封印流夢裡的物品。眼看任務已經結束,在離去前突然想起什麼而又折了回來。
「在我去看見他們的時候,骷髏似乎沒有放出魔力,反而在吸收月光的力量…似乎也有貓妖的力量。」
「喔?」秋本七海挑了挑眉,拿起骷髏仔細端睨起來。「你先回去吧,我想暫時不會有人來動這樣東西了。」
「嗯。」
交代完後,乙熙便躍下窗口離去。
同時間,秋本七海也起身捧著骷髏走出房外來到一座掛鐘前,伸出拐杖朝著時鐘的中心點插入,原本平滑無奇的表面突然起了一個小型的漩渦,他的人也就這樣消失在原地。
直到隔天,秋言如往常早起得知事情已經結束後,先前所發生的事情似乎不曾出現過一樣。
流夢依然是用著緩慢的步調過日。



END 20050225


阿阿,這篇就這樣完了阿~~
其實自己覺得有些簡陋的說,汗笑
不過大致上先這樣吧,說實在的,這篇只是要讓腳色出來晃晃而已
真不懂主角是哪位,汗水||||||b
若說秋言,裡頭當中難得的平凡人,當主軸有些東西寫不出來
若說是七海,感覺起來好像很BT阿= =
如果是四,那對話可能會寫死...
白夙、亦,原本是我在這裡的名字啦,不過因為個性好像不合所以我也把名字改掉了...
其實每個腳色我都好喜歡阿>/////<都是心頭肉阿~
後來出現的乙熙也很可愛的說,我所設定的是一個溫柔的大姐姐那樣,不過拳腳功夫卻是十足十的強,不過她應該是人類吧...[乾笑]

流夢的背景很簡單,但是牽扯到的事情卻有點小小的複雜,但麻煩的是要牽扯出的事情...很長,而且要慢慢寫慢慢佈局
全部寫好不知道是啥時了,線
不過最後一定要出現:菲夏利斯啊~~>//////<以西蒙殿下當範本的人~~還有貝里凡斯諾恩,呵呵~~
希望我有寫到那裏的時候,現在要潛水唸書了說。
已經完全沒有退路了,痛哭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9-c621e97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