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3.20 [GB]《俘》卷四Fin
《俘》


──卷四


寡婦從魔鏡中看到他們突然的消失,之後又在另一頭出現,除了訝異氣憤外,還有些許的佩服。
「不愧是魔女之王…居然有辦法從我的空間當中再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空間。」
低笑寡婦對著身旁的下僕下了命令,隨即掉過頭去看向神久夜那去。
「可愛的小男孩…當我把魔女之王拆吃入肚時,就輪到你了,呵呵…」
輕捧起神久夜的臉蛋端睨,在白皙的頸旁落下一抹紅印。
拾起水煙管,寡婦緩緩閉上了雙眼看似操控著無形的東西;頃刻,週遭的景物開始變化,扭曲成另一個幽的監牢。
又笑了幾聲,寡婦不斷施展術,一層又一層封印交疊穿插著許多不同的空間,串聯成一個大圓環,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回到她的Butterfly。


「看來寡婦終於打算認真對付他們了。」其實一直在暗處觀察的布拉見狀,又退回別墅的一角。
若不是方才的刺激,或許還不會讓寡婦施術改變這裡的空間,頂多是派出那些被慾望吞噬殆盡的女人出手,畢竟他們兩人不與女人逗倒是可以佔到上風…
「不過那壞習性可能要改一改了…總愛把祭品留到最後享用,最後可能什麼都得不到啊!」布拉笑出口,卻是幸災樂禍多些。
最後看見的神久夜似乎有甦醒的跡象,況且他也不如外表那般柔弱吧。
畢竟,身為驅魔人後裔,又是Poker的弟弟功力想必不會差到哪去。
只是…為什麼要派他來,又委託Get Backers……
布拉暗忖,隨意走入已經歪曲的空間。
“若是天野銀次,就幫你拖延一點時間好了,不過…”布拉心想,“若是美堂蠻,就休怪我把他強行帶走了。”


-*Gluttony*-


前來迎接美堂蠻的是寡婦麾下的女人,一群心智已經扭曲的女人。
為了美麗而成為寡婦的糧食。
淡淡的冷笑爬上蠻的唇邊,面對寡婦的心情他不是不能了解──為了活下去,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觸犯。
殺人與被殺,不過是獵人與獵物間的關係,眼前這群女人,他還不放在眼底。
若他真的想要到寡婦的巢穴,他大可可以繞路硬闖,畢竟現在的他還是有能力劃開她所下的結界。
只是,眼前這群女人實在是有解決的必要。
就算是善後服務吧,蠻心想,同時思索著要怎麼毫髮無傷的解救她們出去。
「就是你…寡婦與我們約定的人……」
「只要把你擒住,我們就可以獲得永恆的美麗。」
幾個女子望著蠻的容貌饑渴的喊道,就像是要將他在眼前生吞活剝一樣殘忍的笑意連著慾望構成一幅令人作嘔的圖畫。
那是一群美麗的女人,卻也醜陋無比。
「想要吃了我?那還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能耐。」不比銀次那樣把對女人的關懷放在臉上,即使眼前是一群乍看之下嬌弱的女人,但誰也不知道她們會在什麼時候反咬你一口。
所以,蠻只有冷冷的笑著,一雙湛藍的眼睛在鮮紅的背景下更顯的格外妖艷,在他們都中了那雙魔性之眼魅力時,慘叫聲也此起彼落的響起。
「什麼……」
蠻看著一個個倒下的女人唇邊漸漸流下殷紅的鮮血,更甚者,有人的嘴裡爬出了一個巴掌大的蜘蛛,女人就像是蝴蝶展翅般飛灑出蝶形的嬌紅。
接著是寡婦的笑聲響起,犀利的捶打著蠻的耳膜:
「我下了一個咒。」看見他被怒火染紅的雙瞳,寡婦因此笑的更為開心,「為了避免有人妄想操控她們的意識,我讓我親愛的蛛兒們去監察她們的想法,一但有外力干擾她們的知覺,就會像你現在所看到的那樣。」
「所以…這一切也是你所造成的,魔女之王…」
蠻握緊了雙拳,猛然向寡婦的方向揮去。
但她那刺耳的聲音依然在耳邊響起,如同鬼魅般飄盪在這個大房間裡頭。
「一分鐘有多長呢?你所創造出來的惡夢又可以干擾她們的意識多久?就像是千百的世紀一樣輪轉,直到她們死去。」頓了頓,在粉碎的壓迫感襲來時,輕輕落下殘忍的一語:
「你可是犯人唷…」



不斷的奔跑,跑到胸口的快被擠壓出喉嚨,天野銀次依然回到原來的地方。
同樣的樓梯,同樣的擺設,就像是鬼擋牆一樣怎麼也無法離開或前進。
「又回到原來的地方…難道我又迷路了?」
看著自己先前所做的記號,銀次忍不住大吼。
他不要被阿蠻拋棄阿阿阿阿阿阿阿~~
銀次痛哭,如果在這樣下去,阿蠻真的會先完成委託離開的,他不要啊!!

──『如果你迷路了,就順便把這裡給破壞掉好了。』

銀次腦中突然浮現方才阿蠻所說的話,心念一動,一個怒吼下轟飛了原本眼前的一扇門,卻奇特在門不見同時,出現另一道畫滿符咒的大門。
聳立於眼前,走道上的景象突然消失不見,只留下他與那扇門。
「啊…」阿蠻的意思是這個嗎?沒有路就自己破壞一個出來……
銀次也沒有多想,握住門把後馬上就被一股吸力吸了過去,等到回過神來,一群女人的哀號聲以及神久夜的臉龐便出現在自己眼前。


血淋淋的聲音,銀次倏然往背後一看,絲絲寒意突然從背脊傳起,不祥的預感慢慢浮現,吞噬著原本就不安的神經。
“發生了什麼事嗎?難道方才女人的聲音是我的錯覺?”
銀次甩甩頭,想要甩去那陣怪異卻怎麼也無法撇開,囿於一層又一層的不安之中。就連神久夜因為他的聲音而醒來也不自知。
等到他發現的時候,布拉已經斜斜地倚在門邊,好整以暇的看著眼神迷亂的銀次回過神來。
「布拉!!」
「看來你終於清醒了,怎麼,被女人的聲音迷惑了嗎?」布拉嗤笑,似乎對遠方的慘叫聲充耳不聞,或者說是知曉後的鎮定也說不定。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布拉走進房內,取走這裡唯一的一張椅子隨意坐下,「一個是當寡婦的糧食,一個是跟我打上幾分鐘然後滾人。」
「啊?」他在說什麼?
彷彿早已料到銀次會如此疑惑,布拉又接續,「前者,我將不會干涉你們所有事情,一切發展任你們自己決定。」
「那後者?」
「我可以告訴你們出口在哪。」
這麼好的條件…他是什麼意思?銀次不解的看著布拉,完全不能理解他到底要表達什麼。
「為什麼?」
布拉冷哼一聲,自然不會告訴他真正的原因,「你沒有必要原因。」如果在讓他們留在這裡勢必會發現寡婦要對美堂蠻所做的事情,他只是想要趁機把人帶走沒有別的意思。
至於打上一架,也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坐收漁翁之利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方才的聲音已經告訴他一切,寡婦與美堂蠻的對決現在才要開始。
「你的決定?」
“不要聽他的…”神久夜的聲音突然從腦中響起,銀次吃驚,一個轉頭卻只能看見神久夜低下的頭顱。
“你會後悔的。”神久夜又道,雙手在四周摸來摸去。但若仔細查看的話就會發現他的袖口閃爍著刀刃的光芒。
「這裡,只有門口這個出口。」布拉冷淡的提醒,擺明他不給答案就不會放他走。
“委託人的安危優先…蠻會沒事的,蠻會沒事的……”銀次如此對自己說服,到口的答案卻怎麼也沒有說出口。
反倒是神久夜搶白,拉著銀次的衣襬往突然亮起的地面靠近,「沒有出口,可以自己弄一個!」
說完,兩人馬上衝進了方才神久夜話好的魔法陣裡頭,在布拉起身要追時,魔法陣不但已經消失了,就連兩個的氣息也不見蹤影。
「真是高招。」布拉咒罵,顯然是沒有料到他們這招。
隨即,他拿起打火機點燃了房內的被單,由於那些粉末的緣故很快就燃燒起來。
整個房間也在布拉關上門走遠不久爆炸,迅速蔓延到其他地方。


-*Gluttony*-


與寡婦無言對峙的蠻,眼前是已經失去意識的女人,蜘蛛雖然已經逼出他們體外,但也接近了死亡不遠。
寡婦饒是有趣的看著臉色蒼白的蠻,好整以暇的派出毒蜘蛛將地上的鮮血收集到角落裡的瓶子,每裝入一些,瓶子就會變的更,直到全滿時卻又馬上不見。
而寡婦的神色比先前更加豐滿紅潤了。
「怎麼樣呢?一分鐘過去了…魔女之王,你想到對策了嗎?」
踏著許多女人的屍身,不,還沒有死的女人軀體上,寡婦的笑容就像是已經攫捕住獵物一樣興喜,直到走到蠻的面前,用水煙管挑起他的下巴,看著那雙妍麗的雙眼此時佈滿了濃濃殺氣。
「喲~想殺了我,魔女之王?」
“可惡…”
他有察覺寡婦身後那扇門還有等著撲上來的女人,如果他現在對寡婦發動攻擊,那群女人肯定會飛撲上來,傷到他們或許還好,就怕寡婦對他們出手…
冷靜下來,美堂蠻,這點小事難不倒你的…
「怎麼了?」
寡婦又問,很乾脆的直接揚起手來,將那扇門後方的女人蜂擁而進,「既然擔心他們,那就直接讓你面對吧,可要小心不要被吃了乾淨呀。」
「哼。」

─『別擔心…放心交給我吧。』一道冷淡卻不參雜惡意的聲音從蠻的腦中響起。

「什麼?」
連蠻都來不及反應過來,雙眼一閉,身體就再也不受自己控制。
寡婦察覺到了意外,飛躍到門邊靜待。
再度睜開眼時,蠻的身體也動了起來,飛快遊走於人群中,右手拂過的地方只有倒下的女人,以及被引出來卻瞬間被殺死的蜘蛛。
寡婦注意到他的右手隱約亮起淡淡藍光,雙眼已經不是柔和的淡藍色,而是像摻了血的紫紅色。
「我族的罪人…照理說是不能留你在世上的。」
一樣是蠻的聲音,冷的不帶任何感情,眼神冷淡的彷彿在看一件死物,即使是經過大風大浪的寡婦見狀身子也發抖起來。
「你…你是誰?」
轟隆一聲,兩人注意到屋內的溫度開始攀高,寡婦一咬牙道:「是誰放的火?」
『蠻』不理會她的異樣,在寡婦訝異的同時飛身過去,用那隻發光的右手抵住寡婦的脖子,而在指尖散發出一條條淡藍色的細絲纏繞住寡婦整個人。
「你、你究竟是…誰……」
「歷代以來,承認王者的是誰?」『蠻』冷冷的給出答案。
「是那、那張牌?!!」
『蠻』淺淺一笑,勒緊寡婦的脖子,寡婦頓時昏了過去,纏繞在她身子上的細絲則滲入她的皮膚,最後消失散逸。
「既然有人願意幫你解除封印你不肯…那就永遠活在詛咒之中吧。」
伸手再度一揮,地上昏倒的女人全數消失不見蹤影,只留下還在蠕動蜘蛛,「這把火若沒燒死你們,最後也會死在這女人的慾望下。」
蜘蛛像是聽懂他的話一樣,紛紛退離寡婦老遠。
『蠻』看著自己發光的右手,口氣緩緩道:
「看來王的力量還是不足…僅有右手可以利用我的力量……」
他走向牆壁打出一個洞來,洞內是一團團七彩的迷霧,他毫不猶豫的踏了進去,背後莫名出現熊熊的火燄吞噬了他所走過的地方。


-*Gluttony*-


銀次看著周圍的景致,別墅的外頭,揉了揉眼,沒錯啊,是別墅外頭。
只是他剛剛不是還在別墅裡面嗎?怎麼會到外面來……
「不用看了,我們真的出來了。」
看到他那副蠢樣,神久夜撇撇嘴解釋道。
銀次呆過了以後,驚慌失措的大吼起來:「但是阿蠻還在裡面啊!阿蠻阿蠻阿蠻啊啊啊啊啊啊啊───」
銀次突然縮小成二頭身擔心的來回跑來跑去,倏然一個大腳踩在他的頭上:
「吵死了。」
「阿、阿蠻!」
銀次看見人身體馬上反應要飛撲過去,但蠻卻沒有反射性把他甩了出去,而是與委託人的妹妹…不,弟弟相互對看。(不過銀次沒有發現)
「驅魔人…不,咒術師對吧。」
神久夜看了看他一眼,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我跟哥哥不一樣。」
「嗯…」
蠻又看了看神久夜的短刃,確定似的點了點頭。
「阿蠻…」
不懂他們對話的銀次看了看蠻,又看了看神久夜,「阿蠻…你的眼睛……?」
「嗯?」順手,抄了某人的身體往地下一踩,「我們還有很多帳沒有算啊,你還有膽爬到我身上來?」
「哈、哈哈…」銀次乾笑,看到阿蠻的眼睛又變回原來的湛藍色才放心下來。
剛才肯定是他看錯了,阿蠻的眼睛一向都是水藍色的,怎麼可能變成紫紅色嘛…
「回去吧。」
「嗯!」


-*Gluttony*-


“真是可惜…沒有把人帶走呢。”
一個身穿軍裝的人站在被大火焚燒殆盡的屋頂上,似乎並不畏懼火舌的侵襲,逕自的享受高溫的快感。
“不過寡婦,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是難看啊!”
布拉瞥了瞥腳下不斷抽蓄嚷嚷好餓啊~的寡婦,哪裡來的美麗臉孔,早就扭曲的令人做噁,他輕哼一聲,「看在過去替我弄來午飯的份上,就幫你幫到這,如果能活下去的話算你走運。」
布拉將寡婦帶到不遠處的樹林中,便放她自生自滅去了。

「總有天我會復仇的……」

失去意識的寡婦在嗅到鮮血的味道時回神的落下狠話。


-*Gluttony*-


坐在茶几前,髮少年有些薄怒的瞪著眼前的笑的很開心的白髮青年,手裡的薄刃不住往他的手指刺去。
「小夜~別這麼生氣嘛。」
「我一個人就應付的過來,幹麻還叫他們?」
髮少年──神久夜,又再度揚起手來往他的哥哥源久日刺去,源久日哪有當日奪還小組看到的那副陰鬱樣,笑的開懷也欠扁的可以。
「是、是~可是你不覺得讓他們自相殘殺比較好嗎?這也算是讓他清除了一個敗類啊!」嗯,好像怪怪的。
「所以你就叫我去當餌?」
「哈哈,久夜妹妹你別生氣嘛~」源久日跳開神久夜的追殺,拿起空無一物的茶几起來阻擋,「身為一個王還不懂得清理門戶,我們只是幫他一個忙而已,你就別生氣了嘛~」
「別叫我妹妹!」
「是、是~」


-*Gluttony*-


至於完成任務的奪還小組兩人…

「我搶到了!」
「啊──阿蠻那是我的!」
「哈哈,先搶到就是誰的啦!」很燿的吃下肚子,唔~果然好吃!
「阿蠻你──」霹靂啪啦霹靂啪啦…四周好像有雷聲出現的樣子,正在狼吞虎嚥的蠻身子突然抖了抖,怯生生的轉過頭來就看見呈現半雷帝化的銀次撲了過來。
「阿蠻啊啊啊啊啊啊啊────」
「混帳,掉到地上我看你怎麼賠我!」
放下筷子,扭身與銀次互毆起來的阿蠻開始一連串的對毆,一旁歎息的波兒拿起了計算機,吩咐看好戲看的忘我的夏實。
「夏實記下,追加兩張椅子一張桌子跟剛剛他們定的壽司錢。」
「是的老闆!」

「果然是學不會教訓。」也在看戲的花月搖搖頭表示無奈。



BACK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79-4c33bb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