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3.27 [GB]寂魂曲──I.突如的慢板2
2.

陰晦的天氣讓每個走在街上的行人感受到冬日將來的寒冷,匆忙的人或許無法感受到灰色的陰鬱,但對暇的人而言卻無不受到影響。
坐在咖啡廳裡頭複習的堂本翔因為雙眼發澀而向窗外眺遠,揉揉痠澀而流淚的雙眼,此時才發現天已經漸漸了,而自己身旁的人也全都變了臉孔,在書上做了記號後便開始收拾,壓抑許久的疲倦感漸漸湧現,一種無奈與充實的感覺交雜。
“該回去了…不然媽媽又要擔心了。”
一想到那個家,有個依靠的居所讓在外的他感到溫馨起來,迅速把東西整理好後,阿翔便帶著沉重的書包返回。
甫踏出咖啡廳不久,一個怪異的感覺突然爬上心頭,而後卻發現這奇特的感覺卻是自己所熟悉的。
“神之記述──”阿翔吃驚的低喊,而那感覺卻飛快的消逝。
曾經是擁有反邪眼的天使沙利耶的阿翔,比誰都還清楚神之記述的波動以及操作方式遊戲規則。
但此刻疑惑的是,是誰操縱了他?魯西法大人不是早已經銷毀了,怎麼還感受的到那種感覺?
雖然那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了,但是阿翔可以肯定卡片又開始騷動起來,當下決定把事情弄個清楚,拿起電話回去跟母親通報自己今晚可能不會回去後,下個方向便是魯西法曾經說過的魔女瑪麗亞的家──卡爾達斯。

但他並不知道,這一去或許很難再回頭了。


----------


在Honky Tonk裡頭,瀰漫著一種詭譎的懶散。
冷風將窗戶打上白色的寒霜,而一向健壯的Get Backers也換上了冬裝蟄伏在暖爐旁,低迷且昏沉的氣氛一直滯留在波兒眼前,但他們的樣貌卻與往常不變。
缺少的東西,任誰也說不出來。
「你們…也該出去工作還錢了吧。」波兒對著趴在吧檯上一動也不動的銀次道,而銀次,也只是懶洋洋的翻個身,繼續趴著。
「可是,這種天氣在外面發傳單好冷啊…而且外面又沒人理我們。」
「身為奪還小組的你們不應該說這種話吧?而且現在只是秋末,冬天都還沒到就喊冷,哪天我把你們關在外面你們不就冷死了。」
「嘎…波兒你千萬不能這麼狠心阿!」聽到未來住所有難,銀次趕緊打起精神跟波兒求饒。
「那就出去工作把錢還來。」報紙一翻,銀次拜託的神情便被阻擋在外,「不然你們就去露宿街頭,這裡可不是收留所。」
「阿蠻…」銀次推了推身旁沉思的阿蠻要他說句話,但阿蠻只是嗯了一聲又陷入沉默當中。
「…」又是這樣,銀次看見阿蠻又陷入沉思,也不太想再去叨擾。
「他怎麼了嗎?」見他異常的沉默,以及銀次沒有再接再的打擾,波兒小聲詢問銀次。
但銀次也只是搖搖頭,道:「不知道,阿蠻從早上就是這樣了。」
「這樣恍神?」波兒微一吃驚,「你們發生了什麼事嗎?」
若是平常,他哪有可能放任自己全身充滿空隙的傻愣,多年來的警戒讓他鮮少看見他罕有的失神,這番不尋常…的確有問題。
「沒有。」銀次還是搖搖頭,「我們根本沒有接任務也沒有出去,哪會怎麼樣啊!」
面對銀次的說詞,波兒保持相信的態度,但是他真正想的問的是他們該不會吵架了,但是看起來又不甚像…
「他不太像會因為天氣…」波兒指指外頭的灰色的天空,撇了撇嘴道,「而影響自己心情的人,所以我才問你們怎麼了。」
「不知道。」銀次像是挫敗似的癱軟在桌上,聲音還帶著不滿的抱怨,「早上我叫阿蠻起床的時候阿蠻也沒理我,平常阿蠻因為起床氣的關係脾氣都不好,但是今天阿蠻什麼也沒說…過一下子他就清醒去洗臉了,中間連早安都沒跟我說。」
悶悶的聲音表示銀次對於早上阿蠻的冷落相當不高興,但是又無可奈何的感覺,波兒聽來只是覺得愈來愈奇怪。
「說到奇怪,今天伶奈也很奇怪呢。」在一旁的夏實突然插嘴,手指指著也是在一旁發呆的伶奈,「她也是維持這樣的動作快一天了。」夏實學著伶奈做出望著遠方發呆的樣子。
波兒看看蠻,又看看伶奈,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表示無解,在翻了面報紙後一直沉默的阿蠻卻突然開口了:
「波兒,再來一杯熱咖啡。」
「呃?」
「再來一杯熱咖啡。」阿蠻不厭其煩的再重申一遍,而一旁聽到阿蠻開口的銀次則是開心的往阿蠻身上磨蹭。
「喔,我馬上去。」還沒想到阿蠻是否有經濟能力喝下下一杯咖啡,波兒還是替阿蠻煮一杯去。
「阿蠻阿蠻~你終於肯講話了。」銀次開心的話反而讓阿蠻疑惑起來,什麼肯講話?他什麼時候不講話了。
「啊?」
銀次拉著阿蠻的圍巾把玩,笑的一臉歡欣但阿蠻卻是一臉問號,在他想要把銀次從他身上抓下來詢問的時候波兒卻早已端來咖啡,動作迅速的令人咋舌。
「喏,你的咖啡。」
「謝了。」推開突然興奮起來的銀次,阿蠻喝了一口咖啡後又安靜下來。
「怎麼了?」波兒趕緊抓時機一問,而阿蠻卻是有些疑惑的一愣,隨即回道:「什麼怎麼了?」
「今天的沉默,怎麼了?」波兒把聲量壓低到只有兩個人聽的見的地步,低聲詢問。
「…我根本沒有怎樣,什麼怎麼了?」
阿蠻啞然失笑,猜到可能是自己沉默惹來他們關注,但那也沒必要如此大驚小怪吧。
「喔…」波兒的表情擺明是不相信,將眼角瞥向伶奈那方,「她也一樣話少,你們兩個該不會…」
「白痴。」明白波兒別有涵義的眼神,阿蠻呿了一聲,「本大爺可沒有戀童的傾向。」
「了解,不過你也沒多大啊!」同樣正值年少青春的青少年,跟他這個快步入中年的男子…唉,不提也罷。
「大小不適合。」
「明白,你喜歡的是大胸脯那款的。」波兒在胸口指指大小,「那我可以確定你跟她沒有什麼關係了。」
「笨蛋!」冷哼一聲,阿蠻端起咖啡低吮,便聽到夏實詢問伶奈的聲音。

「伶奈,你不舒服嗎?如果不舒服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不…不是。」伶奈輕輕的搖頭,手指著自己的胸口和頭腦,「我只是覺得有人一直在我腦中說話,胸口的心跳也異常的快。」
「說話?這裡只有我們幾個人阿,伶奈你是不是聽錯了?」夏實摸摸伶奈的額頭,體溫反而比她還來的低。
「所以我才站在這裡聽…聽聽看聲音從哪傳來的。」
聲音、心跳,阿蠻聽到這兩個詞心中突然一凜,下意識也捉著自己的外套看起來有些喘不過氣,但四周的注意力都放到伶奈身上,沒有察覺到阿蠻這個小動作。
「那你聽到什麼了嗎?」
「沒有。」伶奈低嘆一聲,「但是我一直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呼喚,或許只是我多心罷了。」
「我看你還是去休息吧,還有,阿蠻哥你也一起去。」夏實推著伶奈的身體,一邊對著還在喝咖啡的阿蠻道。
「啊?我?」阿蠻揮了揮手,扯個了嘴,「不用了,小丫頭自己去就好了。」

一個突兀的預感告訴他將會有事情將要發生,在聽到伶奈的話後突然有種心有戚戚的感覺。
有個東西在呼喚,但是他不知道是什麼。
這或許也是一種直覺,一種預感,只是他不清楚為什麼這樣的感覺伶奈這丫頭也感覺的到,而非銀次。

倏地,阿蠻的沉思很快就被打斷,波兒訝異的一聲擾亂了這份寧靜。
「怎麼了?」阿蠻對著手持話筒的波兒一問,眼底的冷靜與波兒臉上的慌張形成了一種對比,而他的慌亂卻很怪異的映證了阿蠻的預感。
「海溫她…出事了。」
阿蠻神色一斂,同時阻止了銀次慌張的大喊。



BACK NEXT


這個...怎麼說好呢?......沛文的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我也就不在文的形式上做文章^^<--其實是因為讚美的詞彙貧乏...一[]一lll~~總之,就是喜歡^^

說說內容吧,基本上看到這裡,雖只是小小的開場(以30篇的內容來講這的確是小吧= =)但就已經透露出不尋常的氣氛,蠻的反常和伶奈的不對勁都吸引著俺想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而一顆心都已經被吊的老高了,緊接著海溫又出事了!緊湊的劇情讓俺看的很過癮阿>///<
雖然已經看過大綱,但那與文章是完完全全不同滴~~果然是實物好阿~~笑
不過某笨蛋到底是在幹麻的阿...一點用處都沒有...*嗤之以鼻*

抱抱沛,好文好文喲^^
2005.03.27 13:45 | URL | 紫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89-ce3be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