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3.30 [GB]寂魂曲──I.突如的慢板3
3.

來到卡爾達斯內他所見到的是一個又一個繁複的魔法陣。
堂本翔沒有遲疑,筆直的往魔法陣的中央走去,振起的漫天飛煙遮去了他的退路,依稀可見的擺設也在眨眼時褪去了色彩。
下個瞬間,回過神來所見到的是掩不住憂心的瑪麗亞。
「孩子…你還是來了。」瑪麗亞的口氣彷彿是早已料到他會前來般的鎮定,卻無法說明她神色如此擔憂的原因。
阿翔沒有懷疑她的愁容,在這裡他更可以感受到神之記述傳來濃濃悲傷,極欲掩飾卻怎麼也無法擺脫。
只是他不解,為什麼牌會在沒有人的操控下運作,又是什麼原因讓一個資深的魔女露出如此煩惱的神情。
「難道牌的波動與我有關?」阿翔單刀直入的問,想要看清瑪麗亞的臉卻模糊的朦朧。
僅可見到她微微的搖頭,悠悠落語:
「曾經與牌有所接觸的你,即使已經捨棄牌依然無法完全擺脫他的控制。」她頓了頓,續道:「他所牽起的騷動連帶影響到了你,或許你早已是被他承認的大天使。」
「喔?」
瑪麗亞只是走上前去領著阿翔來到一個書櫃前,他所見到的第一張照片是一個只有三四歲大的小男孩,紫色的眼鏡與璀璨的藍眼很明顯的指出這張照片的人是誰。
「阿蠻…」阿翔拿起相框端看,瑪麗亞則在一旁解釋:
「那是他離開家之前的照片,在那之前他所過的是一般小孩所過的生活,不,是更甜蜜,甚至有些奢華的小少爺該有的待遇,但他一向很討厭穿那些需要打上領結拘束的小西裝。」瑪麗亞笑道,似乎也同樣沉浸在那樣溫馨的生活。
「小時候就這樣人小鬼大,像匹脫韁的野馬一樣管也管不住,好險小提琴在他年幼的時候令他稍微安定了下來,那時他才四歲半連琴都拿不穩呢。」
阿翔不自覺得也笑了,如同照片中的男孩笑的一樣燦爛。
「也多虧他喜愛音樂、喜愛藝術的個性與天份,在遇到挫折與煩惱時有個寄託。」瑪麗亞話鋒一轉,從書櫃當中抽出了一本日記以及一本相冊。
「他的祖母,我想你也知道的,就是我與魯西法當年所共同侍奉的魔女之王。」提到魯西法時,瑪麗亞的聲音突然哽咽了一會,「後來王殺了他的孩兒安兒,我想這點就不用多說了。」
「嗯…」阿翔點點頭,只是接過相簿探看。
「你想聽個故事嗎?」使用魔法的瑪麗亞施法弄出了一桌的甜點,呼喚翔過來坐著。
「關於他嗎?」
瑪麗亞神秘的笑了,卻是帶著一抹心碎的哀悽。

「有個少年,很小的時候被自己的母親所厭惡,知道了自己未來的身分後原本幸福的日子完全消失殆盡。他的母親開始痛惡他,收回了對他的愛,而有泰半的原因來自於他有位會使用咒術的父親。」
瑪麗亞替翔沏了一杯茶,烏溜的髮絲遮住了翔驚愕的眼神飄來的疑問。
「那年少年五歲,被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老婆婆指稱他是一位魔女,一個血統純正的魔女,未來將會是魔女一族的王,他的母親聽見後崩潰了。」
那年夏天,王與她來到了蠻的家附近,最強之牌在這個時候起了波動,那是預選下一任魔女之王的徵兆。
「少年的母親開始恨她的孩子,她恨自己所生下的小孩居然是詛咒之子,她恨她將她的愛給了一個不能容於世俗的惡魔之子,狠毒的說出:『這孩子被詛咒了……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要生下他就好了…』還是小男孩的少年的天真在這番話下徹底被粉碎,但是少年沒有哭,也沒有辯白。」
「老婆婆最後把少年帶走了,並不斷告誡他身為一個王者必須背負的宿命及使命。最後少年才知道那名老婆婆其實是他的祖母,與他的父親擁有著血緣關係,只是他的父親當初逃離了那層枷鎖,即使他的能力讓他無法真的像平凡人一樣,但他還是試著過著與平常人無異的生活。」
隨著瑪麗亞的語調,翔逐頁翻看,除了相框內的那張照片以外,他的笑容再也沒有那年紀應該有的純真笑靨了。
陣陣感傷湧上心頭,翔捏緊了雙手等待瑪麗亞的下文。
「中間,少年遇見了他第一個朋友,噢不,是一群好朋友,那是在他的童年中唯一相信的人。」點點淚光綴在瑪麗亞頰邊,翔體貼的遞去衛生紙,而瑪麗亞只是點點頭表示謝謝又接續:
「一天他們進了森林遊玩,沒有人知道原因,那群朋友們的姊姊死了,他的朋友們認為他背叛了他,殺了他們最親愛的姊姊,而最好的朋友在這個時候演變成了敵人;同時,一直追逐著魔女們的驅魔人出現了,倉皇離去的少年什麼也沒有說就離開了,只留下一個沒有人知曉的謎。」
“寧願被人誤會,寧可自己承擔…”翔心想,看著照片裡唯一有說有笑的與人和照的照片,抽出翻到背面,上面寫的是:夏彥&蠻。

“朋友變成敵人…”

──你比我不幸,只有你才能理解那種感覺,一種無法表達出的沉重。

“我比你幸福多了。”

「驅魔人一直窮追不捨,就在少年十歲的時候,驅魔人已經快要追了上來,老婆婆要求她身邊的一個侍從偷偷地帶少年離開,並叮嚀少年絕對不可以愛上任何人,否則會把一身詛咒帶給無辜的人們。原本一個可愛的小少爺在危難與痛苦當中成長,再也不相信人,也不曾把情緒表現在臉上,但為了不讓其他人擔心,少年一直讓自己表現出十分懂事、不用操心的孩子。」
「就在那年夏天的雨中,他離開了成長的國家,遠到另一個國度。」
翔走上前去環抱住渾身顫抖的瑪麗亞,呢喃著:「不要再說了…」
他咬著下唇不讓沉痛流洩出口,但雙手卻背叛他不停的抖動著。
雖然還是止不住哭泣,但瑪麗亞還是堅持把故事講完,即使她的聲音早已哽咽的難以分辨。
「他逃離了他身邊的人獨自生活,就一個只有十出頭的毛頭小子怎麼可能存活下來?所以少年只好拼命鍛鍊自己,將過去的傷痛轉變成他的糧食;等到少年發現時,他的心房已經無法讓任何一個人靠近,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劍。」
瑪麗亞抹去眼淚,深深的嘆口氣又道:
「曾經有人磨去了他的銳氣,得到了他的信任,就在少年以為幸福降臨在他的身上時才發現他一直相信的人其實是驅魔人所給他的最大的詛咒。」

──『最後,那個人讓少年殺了“他”,但少年從頭到尾都不知情那個人騙了他。』
──『他讓少年染上了鮮血的罪孽,永遠的在心頭留下一道傷疤,與快樂痛苦並存。』

「少年只是靜靜離開了,留下那個人的妹妹,直到現今他的妹妹一直無法原諒少年,但少年已經答應了那個人要好好照顧他的妹妹,而誤會還是存在著。」
「少年在這中間經過了許多波折,也打響了他自己的名聲;後來他遇到了與他一樣寂寞的敵人,後來因緣際會之下變成了好朋友;最後朋友的善良與勇氣贏得了少年的信任,一直到現在。」
“天野銀次…”翔心想,閉上了眼自問,“為什麼…”
翔喃喃自語著,瑪麗亞不知何時背過身子不再看他一眼,但他也只是沉浸在辛酸中,也只能隨著她的話語波瀾起伏。
而瑪麗亞的話依然持續著。
「長大的少年發現,他愈來愈像他的父親,即使中間經歷過多少生死磨練讓他的外貌遠比相近年齡的人成熟冷靜許多,但也不能改變他與他父親有著相似的臉孔。於是少年開始改變自己,改變自己的外表、個性及說話方式,盡其所能的隱藏真實的自己。」
「所以,原本秀麗的臉蛋變成了狂傲睥睨的不馴,但一下雨碰水馬上就破功了。」刻意風趣的結尾,但拭乾淚痕及哭腫的核桃眼卻是怎麼也無法消除。
翔笑不出來,泛白的指節早已麻木不堪,就連無聲落下的淚沿著下頜沾濕了雙手才漸漸回過神來。
「別哭了…」這次換瑪麗亞替阿翔擦乾眼淚,溫柔的笑著,「少年不會喜歡有人替他落淚,更不喜歡有人聽到他的故事同情他。」
「但我卻欠他一個人情…一個天大的人情。」一個讓他與母親重逢的美夢,誤會冰釋的美夢。
他無法不去想方才所聽到的事情,無法不去悲傷,無法將他的身影踢出腦海。
他心疼他的過去,心疼他的一切。
「在你決定是否要還他人情前,我先考考你。」
「耶?」一時間沒料到會有此一問的翔愣了愣。
瑪麗亞破涕輕笑了幾聲,翔才意識過來,而問題已經傳出:
「製造空中花園(Hanging Gardens)的人是誰?」
阿翔微一偏頭,思忖了會便回答:
「你說的是新巴比倫(Babylon)時,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rezzar II)為妻子建造的空中花園?」
一個響指彈起,瑪麗亞拍了拍翔的頭表示讚許。「那滅掉新巴比倫的帝王又是誰?」
「嗯…是波斯王朝的居魯士(Cyrus)大帝吧?」阿翔皺了皺眉,很快答案就出來了,但他卻不是在思考這個。
這中間有什麼關係嗎…阿翔又投以一個疑惑給瑪麗亞,瑪麗亞也只是笑笑,拿出一張卡片放到阿翔的手中。
那是大天使沙利耶,當時他所司長的天使。
「果然……」瑪麗亞像是確定了什麼低喃,「我想你應該是惟一一個可以幫助他們的人了…」瑪麗亞看著翔的雙眼,誠懇的口氣讓翔一時間無所適從,「小翔…」
在瑪麗亞開口前翔卻搶白: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如果只是單純想要解釋他的疑問,大可不必把阿蠻的身世告訴他…而且,他也不懂為什麼剛才她所問的問題與他的疑問有什麼關聯。
「因為我,瑪麗亞‧諾契絲想拜託你,以一個少年的母親的身分懇求你。」瑪麗亞突然當著翔的面前單膝下跪,嚇的翔踉蹌退了幾步,而後想到想要上前去攙扶卻被她接下來的話駭住了腳步:

──『求求你救救蠻吧…』



BACK NEXT 

換用新的方法拴譯蠻的髮型...
明明不是悲文卻寫的比悲文還要痛苦,嗚嗚~~小蠻啊!!
瑪麗亞~~瑪麗亞對小蠻的愛...噢,我實在是愛死他們兩個了>///<

--「少年的母親開始恨她的孩子,她恨自己所生下的小孩居然是詛咒之子,她恨她將她的愛給了一個不能容於世俗的惡魔之子,狠毒的說出:『這孩子被詛咒了……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要生下他就好了…』還是小男孩的少年的天真在這番話下徹底被粉碎,但是少年沒有哭,也沒有辯白。」--
看到這一段,讓我聯想起漫畫的那一幕,當時站在門邊的小蠻的表情,我真的覺得那是一種傷痛到什麼都無所謂了的表情......*泣*

沒想到蠻在五歲前是擁有過甜蜜的溫馨家庭生活的,
個人認為最殘忍的情況莫過於此,與其嚐過天堂的滋味再墜入地獄,倒不如一開始就什麼都不要擁有;雖然有人說就算日後不幸,但至少曾經擁有過,日後必能成為一種珍貴的回憶,可伴隨著回憶而來的,是更深更沉的悽涼寂寥吧.或許蠻只在乎曾經擁有,但在我心裡,倒是寧願蠻一開始就不曾有過了......*嘆*
這篇是溫馨的-瑪莉亞對蠻的愛-但我卻更覺得其中有著濃濃的哀愁.許久不曾有過鼻酸的感覺,這篇不是悲文,但給我的震撼卻是碑文所不能及的.
抱抱沛,我好喜歡這篇!真的辛苦了,考試加油~親.
2005.03.31 01:30 | URL | 紫 | 編輯
寫的時候還特地把漫畫翻出來,就他母親說那句話那幕啊>0<看到我哭死...5555...
其實這本來沒這麼多的= =僅知,小蠻的過去即使簡單寫也是長長長一大串[哭]其實我也刪減了不少說...
這篇、這篇我也當他是溫馨的,因為瑪麗亞的愛阿~~~[哭喊]看到連載她想要告訴蠻怎麼對付那些未知生物,不惜犧牲自己阿~感動到不行>0<不過寫起來卻比悲文還要痛苦,抱住痛哭~~

謝謝心得唷~~~~親~~
2005.03.31 13:37 | URL | 沛 | 編輯
精簡的把蠻的小時寫出來了阿...
看的我心在抽痛阿阿阿阿
而且翔&瑪莉亞之間的feel真的很好阿
還有瑪莉雅對蠻的愛[遠望]
「因為我,瑪麗亞‧諾契絲想拜託你,以一個少年的母親的身分懇求你。」
看完這句心真的是超滴血的阿

2005.11.29 14:49 | URL | 法流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93-93ce6a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