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3.31 [GB]寂魂曲──I.突如的慢板4
4.

事情的發生,必然有些巧合的徵兆。
就像是怎麼也無法理的清的絲線,纏繞著一端時又觸動了另一條未知的繩索,一個牽引著一個,在導火線燃起時一起燃燒。
那也不過是早已纏繞死緊下的必然結果。


彌勒一族,為首的彌勒夏彥來到教堂門前,推開了一室沉寂。咿咿呀呀的聲音提醒了裡頭的神父,而夏彥也是靜靜的佇立在長廊上等候神父歸來。
良久,整個教堂內都沒有任何聲響,就連呼吸都漸漸消失;夏彥張開了緊閉的眼走在冰涼的走道上,來到教堂內部的講道壇前,而神父看似已經佇立了許久。
「…開始了…」
亞薩(Asa),這間教堂內唯一的神父,對著彌勒夏彥悠悠開口。
「先前我遇見了不動琢磨,也遇到了住在頂端的人──媲美神一樣的左右著我們命運的魔鏡之王,然未被記載的『現在』則在下個『沙羅』(Saros)到來時,開啟伊絲達(Ishtax)大門解放一切。」
沒有人能理解如預言式的話語,與其說是他在對夏彥對話還不如說是自言自語多些。
「而我們的神也會再度降臨,陪同著魔女之王詛咒的血統一起歸來。」
夏彥的雙眼閃過一絲怪異的光芒,但是亞薩並沒有刻意去理解,也可以說是沒有發現,或許神父溫煦的神情隱藏的似乎遠比他外表透露的更多。
「神嗎…」比以往更為低啞的聲調,夏彥頗不以為然的冷哼。
什麼是神?隨意掌控他人命運的就是神?
究竟是惡魔還是神?
「惡魔與神,巴比倫與上帝,不幸與圓滿,一個地方的神也不過是另一處的惡魔罷了。」夏彥的身影如細沙般散去又聚集起來,一個個弟妹的身影就在消失與飛散間顯現於亞薩眼前。
七個,巴比倫所痛惡、聖經所尊崇的數字。
不詳與圓滿。
「我不管這些,我只想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擺脫這可笑的鬧局。」

──『Evil Seven 』

就像是諷刺一樣,他們所守護姊姊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祭品,獻給他們口中所說的神。
而他們也只能傻傻的受那男人掌控,就為了早在十多年前已經消失的人的幻影。
他們的姊姊──愛麗絲。

──『正因為你們是不祥的,所以你們要背負起你們一族一直以來的使命。』
──『守護,王。』

亞薩看著他們,看著他們想要掙脫卻逃脫不開的身影。
一道道枷鎖在無形中鎖住了所有人,自私的把每個人的命運纏繞在一起。
那是失落的時間,被操控的未來,早已被譜下的結局。
輕輕的嘆口氣,神父握緊了十字架,將無法發洩的情感使勁的灌注到掌心傳遞到十字架裡頭;而夏彥的情緒也漸漸緩和下來。
只是一雙複雜的眼眸載滿了他無法理解的過去,有痛苦、也有快樂。
「直到現在都崩毀,直到聳立在那的高塔墜落,直到有人願意把禁錮的枷鎖解開。」亞薩道,卻無奈的低下頭來嘆息,「該到齊的角色已經隨著時間走到他們該走的道路上,你也該回去了,回去那個人所建立幻象裡。」
「幻象終究是幻象,就算是夢境也是要醒來的。」夏彥續道,「你呢,不回到你心愛的神像旁?不回到囚禁你的馬都克(Marduk)神殿?」
「在沙羅到來時我就會回去,你也趁這個時間想想你要怎麼面對他吧,我想那個人不會讓你殺了他的。」亞薩邊走邊把點亮的燈熄滅,飄逸的燈光下只有兩道淺淺的影子與變模糊的軀體。
「殺了他…」想起他,參染著恨意即回憶的矛盾出現在他的臉上,或許還有更多,但夏彥最後也只是無奈的撐起右手遮去他大半的臉孔。
「如果他是解救我們的人,為什麼要在當時害死愛麗絲?不要跟我說那可笑的理由,我們彌勒一族不是玩偶,他也沒有你們口中說的那麼偉大…」愁容漸漸浮現,在亞薩看見前夏彥飛快的轉過身去。「他只是一個混帳…一個只會製造誤會的白痴……不要妄想把這些擔子丟到他頭上,他只是一個妄想逃離詛咒的自私者而已。」
話音漸消,夏彥踏著無聲的腳步離開了燈光下,捲走了自己所帶來的陰影。

──『那天是他的生日…』

沒有人聽的出這句話是誰所說,僅能從嘆息去麻痺將兩者牽連起來的結果所露出難掩的苦笑。
「對於你們,果然太殘忍了啊…你所撤下的網傷害了多少人?戴爾…」
亞薩將最後一盞燈也熄滅,忽然暗下來的教堂只有窗口傾瀉的月光如水般溫柔。
「如果這是你極欲改變所寫下的劇本,之於誰都顯得太過殘忍了啊……」
在空氣中傳來了撕裂的聲響,極其犀利的割裂著原本不安的氣氛。亞薩將不久前收到的信函弄的粉碎,最後慘烈的剩下細末般的紙屑。


在下個沙羅到來…
伊絲達大門將會打開
莫卡卜大道將會引人通往 上帝之門
前偉大的神殿
懸苑是我為你而設的饗宴
前往埃特曼南基 則將到達

──神之領域…


----------


突然起了寒顫的阿蠻停下了前進的步伐。
狂烈的冷風像是對他耳語般逗留不前,烏溜的髮絲被吹的狂亂,絲絲冷汗從眉間流下,就連臉都呈現不正常的蒼白。
「阿蠻?」銀次回頭看著一動也不動的阿蠻,想要過去卻像是被風兒阻擋一樣被隔絕在外。
除了擔心外也只能出口叫喚他的名字。
「沒事…」阿蠻搖搖頭,回應了一個與平常無異的笑容後又把注意力放為方才感應到的東西。
從早上到現在都是這樣…一種被監視的感覺,就連他的思緒也都被探看的清楚。
究竟是什麼東西盤據在他的周圍…
「你流了好多的汗啊,我看我們先回去休息好了。」
不知何時風已經消失散去,銀次來到阿蠻身邊摸著他的額頭測量溫度。
「我沒發燒也沒有不舒服,你不用太擔心啦。」
「但…」
「我說沒事就是沒事。」阿蠻阻止了銀次的追問,不著痕跡的擦去一臉冷汗,如往常一番挑挑眉笑道,「你以為本大爺這麼容易就出事?想太多了啦!」
銀次還是不放心,又問:「那剛剛──」
「我只是在煩惱萬一波兒真的狠下心來不讓我們去Honky Tonk該怎麼辦?喂喂你這麼不相信我啊?那我自己就先走了。」刻意壓下那份不適與不安,阿蠻撒了個謊欺騙銀次,即使銀次感覺到什麼也被阿蠻所佯裝的笑容欺騙。
「等、等等我啊!阿蠻~~」銀次快步追上,與阿蠻並肩行走。

“這種感覺也曾有過…是在什麼時候……?”在霎那間他似乎湧起了些什麼,但很快的他就撇開那杞人憂天的想法。
“是我多心了…對,一定是我這幾天沒有睡好吃好才會出問題,好好放鬆一下自己就會沒事了!”
蠻如此這樣說服自己,但也只有他自己明白這樣的說詞,不過是他逃避那身為魔女的直覺…


----------


「鏡子,可是會真實的反應出現實唷。」
離開教堂卻消失了幾天的鏡突然出現在Honky Tonk裡頭,對著吧檯前的波兒話家談,連帶拋個媚眼給波兒身旁的夏實及伶奈。
再也看不下去來這裡只講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話就開始調戲女人的波兒找了藉口把她們倆叫去買東西,鏡戀戀不捨的向兩人道再見後,才回過神來應付波兒。
「你來這裡就只是為了調戲未成年少女?」一邊擦著杯子的波兒問,鏡則是懶洋洋的用手支著下巴斜睨著。
「有你這種老闆,居然有這麼可愛的兩個小女孩坐檯,也難怪Get Backers這麼喜歡來你這裡坐坐了。」
波兒瞥了他一眼沒有理會他的瘋言瘋語,道:「你是刻意挑他們不在的時候來嗎?」
鏡唷了一聲,像是很驚奇的道:「你一個小小的老闆可以猜到我的來意,真是不簡單啊。」話雖然是這麼說,但臉上卻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
「但我猜不出你來這裡到底要說什麼。」
「哎,你不是接到我的電話了嗎?我今天可是特地來確認你是否真的把事情告訴他們而已。」
一臉笑咪咪表示自己沒有惡意的笑容反而加深了這個人的神秘與怪異,波兒停下手邊的工作,專心的應付這個只打照幾次面的人。
「然後?」
「不用這樣看著我,我只是遵從上層的只是來通報這件事情罷了。」鏡擺擺手,擺明只是奉命行事前來。
「就算你沒有打電話來,他們遲早也會發現不對勁的。」
「但是他的生日可是快到了,不是嗎?」
話一出口,氣氛突然冷了下來,同時鏡也離開了吧檯前。
「他長的跟他的父親真的是一模一樣呢~不是嗎?」鏡笑了笑,看見眉頭已經皺的死緊的波兒笑的更為開懷,「不愧是魔女的所傳承的血統阿~把那分魔性之美傳承下來,想必你一定更有感覺對吧?你與他的父親可是舊識阿!」
「鏡形而…你懷的是什麼目的?」
「我?我只是一個盡職的觀察者,除此之外我什麼也不是。」
「但你卻淌了這渾水。」
「喔?」
波兒再也不掩飾自己對他的厭惡,伸手便攻向鏡的頸項,但卻被他躲過了。出現在波兒手中的是被自己鮮血染紅的鏡子。
「即使他再怎麼討厭,但他畢竟是他的兒子。」握住門把的鏡回過頭,「更何況他還是未來的魔女之王,如果缺少他的話這一切可就付諸流水了,我說的沒錯吧?」
「…」
「看來你很不滿意我所說的。」鏡聳聳肩表明沒把他的怒火放在心上,「上層要我轉達一句話,說完我這就走人怎樣?」
「說。」
「『我們很期待你們能夠做到什麼地步…』……就這樣,再見了『凱龍』。」

鏡的氣息很快就消失不見了,只留下掌心依然淌血的波兒沉思著。
「…真實的反應現實是嗎…」低嘲似的冷哼一聲,波兒拿起手巾擦去殷紅的血液,鏡的反光映照在波兒的眼鏡上。「那傢伙,可是連鏡子都不肯碰半分,難道你是在說他不肯面對現實嗎?」
「而且鏡裡的景象,終究也只是幻象罷了…」



BACK II.如歌的行板(1)



其實自己寫的很混亂的一個章節...[我汗]
而且也比大鋼多寫了兩段,唔唔~~一半是充字數[狂汗]一半是因為後面再解釋起來太累了,乾脆前面多寫一點好了。
結果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汗死,看起來霧煞煞的= =|||||||b
想要改也無從改起,若真的要改的話就等於全部都要刪掉重寫了,好累阿...
而且今天原本說要填坑的,結果還是寫這個...[尼加拉瓜瀑布汗]
又食言了我...[痛哭]←自我pia飛


第四章,總覺得有濃濃的宿命味,在這場遊戲裡,毎個人的角色似乎早就註定好了,就算逃開了最後還是會回到這裡來參與遊戲的...不想被束縛,卻又跳脫不開的無力感...看了有些些沉重呢~不過鏡那部份則調和了這感覺^^(知道我指的是哪兒吧?^^)
另,這篇不會混亂阿,行文方式像在看動畫呢~抱~還是一樣的好^^
2005.04.01 00:28 | URL | 紫 | 編輯
還有,好喜歡這四句---事情的發生,必然有些巧合的徵兆。
就像是怎麼也無法理的清的絲線,纏繞著一端時又觸動了另一條未知的繩索,一個牽引著一個,在導火線然起時一起燃燒。
那也不過是早已纏繞死緊下的必然結果。---將這篇總括了,好棒的開場呢^^

題外話,沛,我無法編輯留言呢
2005.04.01 00:42 | URL | 紫 | 編輯
宿命論>0<巴比倫,噢不,兩河流域早期就是以悲觀的宿命論為主阿~~~[BT笑]所以寫著寫著,就把相關的都帶進來了,乾笑
鏡的戲份的確是出來緩衝的,大汗,不然看起來好嚴肅,好痛苦阿~[哀號ing]

至於開頭,唔唔~想好久>0<總覺得我連寫四篇都有些關聯,卻有不太像,最後的總結...就是那個啦~[笑]

然,這個編輯....我自己也在別人的日記本上試好多次,似乎是不能改耶...[狂汗]←那還用來做啥?!

p.s這星期的GB連載...噢,又有新出場的人,還有動畫早已出現的火生留阿~
突然有股衝動想要補進去= =[但我可能會死當場...*嘔血]
2005.04.01 22:43 | URL | 沛 | 編輯
MSN突然斷線|||
然後就連不上去了OTZ
歌今天沒辦法傳給你~不好意思喔~

2005.04.01 23:18 | URL | 玥玥 | 編輯
沒關係啦^^"其實我剛剛回來的時候發現我突然斷線了,想上也上不上去...[狂汗]
2005.04.01 23:24 | URL | 沛 | 編輯
嗚喔喔喔喔>_<
聽了心情瞬間DOWN到底,本來很期待會有回溯的高潮,或是悲憤的激昂,結果一路都是哀傷到底T_____T

跟文搭配在一起正好啊....[怨念]
2005.04.03 23:32 | URL | 玥玥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94-45a77b89